贵州毕节纳雍秦氏:祖墓探究之秦湖广的传说
2018-10-09 21:51:50   来源:秦建   评论:0 点击:

祖墓探究之秦湖广的传说宗亲们集体合影留念二0一八年九月十九日,离纳雍秦氏宗亲大聚会还有一天,我们得到一个重要信息:本族族长秦厚刚带领秦德义、秦华去勒趴寻找天尧公后裔入黔始祖秦头凤的坟墓,并传来令人振

祖墓探究之秦湖广的传说

 

 

 宗亲们集体合影留念

 

     二0一八年九月十九日,离纳雍秦氏宗亲大聚会还有一天,我们得到一个重要信息:本族族长秦厚刚带领秦德义、秦华去勒趴寻找天尧公后裔入黔始祖秦头凤的坟墓,并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有线索了!

 

  按照谱书上的记载,秦头凤是葬在大定府仁育里六甲勒以趴,这是古时的地名,看得大家一头雾水。

 

  大定府,旧时指大方,年长的人到是听说过,但仁育里六甲勒以趴我敢肯定任何人都没有听说过。

 


 

前往秦家寨


 

  秦头凤的后裔都集中在黔西、织金一带。他们听说大方有一个勒以趴,就驾车前往调查,结果一无所获,便电话通知纳雍维新宗亲,帮助寻找秦头凤的墓地。

  维新宗亲经过多方寻访、求证,证实马摆一带有一个勒趴的地方,秦厚刚、秦德义、秦华便驱车十几公里,来到勒趴,四处打访育仁里六甲勒以趴是在什么地方,当地人说勒以趴就是现在的勒趴,这一点他们可以肯定。

  看来有戏,维新宗亲兴奋不已,找来勒趴当地能博古通今的父子两道士,他们听说秦家人来了,立刻就打开了话甲子。

  他们说,后面这座山叫秦家山,山上有几座坟,叫秦家坟。

  这里还有一个差不多被神话了的传说。当年,我们勒趴只住有三姓外来人,秦家、肖家和韩家。由于是从江西湖南过来的,被当地人分别叫做秦湖广、肖湖广和韩湖广。

  这三姓人马摆当地豪强土木家发生了武力冲突,因而战事不断。但韩湖广家人丁希少,不敢和土木家正面冲突,只有秦湖广和肖湖广家和马摆土木家杀得天昏地暗。

  尽管韩湖广家退出,马摆土木家还是打不赢秦湖广家,马摆土木家见武力解决不了问题,便来阴的,以破坏秦家风水来达到瓦解秦家的目的,于是马摆土木家便请来了一瘸脚道士,专门跑到秦家地盘上来了解研究秦家风水。最后道士说,只有斩断支撑着秦家发展的龙脉,秦家自然会衰败下去。这个专门出来使坏的瘸脚阴阳找到了秦家龙脉所在,秦家山顶上有两口塘,只要把这两口塘里的水弄干了,秦家自然就衰落下去了。

  土木家得到这个信息,言听计从,便花大把银子把秦家山顶上的两口水塘买下来,送给勒趴的苗子种地。很显然,苗子们要从这两口塘里得到收益,第一步就是要把水放干。他们说干就干,开始挖堤放水,但令人惊奇的是,今天刚挖开的缺口,到第二天一看,长得原封不动,那些憨苗子们接连挖了半个月,那两口塘还是原封不动。

  土木家无奈于是又去找到那个瘸脚阴阳,这回拿出了更多的银子,要瘸脚阴阳无论如何也要把塘水弄干,这瘸脚阴阳说,看来只有贫道亲自出马了。

  这瘸脚阴阳来到了秦家山山顶,面对两口大塘,“呔呔呔”,吼了三声,唸道,“千把锄头万把刀,不如铁钉铜钉钉断腰”。这瘸脚阴阳便指挥苗子们用铁钉铜钉钉在两口水塘的龙筋上,外加十二个铁滑口,命令苗子们开挖,终于挖开了一个缺口,山洪立刻像决堤的水倾泻而出,冲夸了山底下几间苗房。秦家山顶两口塘干枯了,苗子们就在上面种上了荞麦。

  秦湖广、肖湖广家再也打不赢马摆土木家了,只好搬走,不知去向,秦家坟也就一年一年的荒芜下来,成了无主坟。

  百年以后的今天,秦家人突然来访,令勒趴当地人十分惊奇,都愿意带路,指认秦家坟墓。

  两个刘姓父子道士把秦厚刚等人带到半山腰,指着几座隐藏于树丛中的古墓说,这些都是秦家坟,有一座还是带有碑记的,只是墓碑已断成了三截,上面还残存些许破字。



 

树丛中的秦头凤墓


  

  秦厚刚令人用水把墓碑上的青苔洗净,然全碑找不到一个秦字,不禁有所失望,但附近还有几座无碑墓,不能因此就否定不是秦家墓的存在,因为在雾嘎大山周边几十座秦家墓中没有一座是有碑的。

  

  到底是不是秦头凤墓只有黔西织金宗亲来定夺了。十九日,黔西宗亲秦玉荣一行八人乘车到了勒趴秦家山,面对着这些无人料理的百年古墓,他也说不准到底是不是秦家坟,这事还得秦玉祥幺爷最后来做出定夺,因为他掌握的信息量最大。

 

  纳雍黔西织金三地宗亲第三次驱车前来,围着那块石碑继续研究,从每一个角度去扫描,还是没能看到我们期盼已久的秦字,到是一个大大的符字很是显眼,只得第三次排除这所大墓为秦家坟的可能。但另外几所无碑墓轻易排除内心显然就不安了,地名和族谱完全吻合,秦湖广家的传说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墓碑,想来想去,最后秦玉祥幺爷说,墓应该是秦头凤家族墓,这个是勿庸置疑的了。明年清明我们黔西、织金、纳雍三地都要来料理此墓,举行盛大的祭祖仪式。这一提议立刻得到三地宗亲的赞同。

  我们一行二十多个人在离开秦家山的时候,秦玉祥幺爷回头看着眼前的秦家山山势站着不动了,若有所思。他突然指着一个凹陷的深坑对大家说,你们看这是什么?这分明就是一个麻窝嘛,谁都看得出来,对,这就是一个麻窝!

  秦玉祥幺爷说,据老年人们代代口传,秦头凤的坟墓就是葬在一个麻窝背后,从这山势看来,刚才那几所坟墓刚好是这麻窝背后,毫无疑问,那就是秦头凤墓无疑,大家恍然大悟,皆大欢喜,秦头凤坟墓总算可以完全肯定了。

 

 

纳雍秦氏故里——石关
 


  秦头凤坟墓是找到了,但是仍然存许多未解之迷。秦头凤后裔兵败勒趴,直接去黔西织金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几十里开外的秦头扶后裔的大本营就在石关,从勒趴到石关不过一小早上的脚程,肯定不会舍近求远,只有和同出一脉的石关秦家联手,才能抗得住任何一路强大的土匪势力的攻击。

  是以,秦头凤后裔肯定是投奔石关秦家了,并和石关秦家共同抵抗来自强大的治沟饶氏族群的轮番进攻,秦家洞的故事自然就浮出水面。
(图文:秦建)

相关热词搜索:秦氏 湖广 毕节

上一篇:四川通江九根渡秦氏的传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