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雨中的兴安秦家大院
2014-09-10 17:40:49   来源:网络资料   评论:0 点击:

记者 陈奕钢    初冬一个难得的晴天,从兴安县城驱车前往秦家大院的所在地白石乡水源头村,车在山路上穿行,窗外的景色格外的美丽,冬季的森林色彩斑斓,黄的叶、绿的叶、偶尔也能见到红的花,都在我们的眼
 

 

记者 陈奕钢
  
  初冬一个难得的晴天,从兴安县城驱车前往秦家大院的所在地白石乡水源头村,车在山路上穿行,窗外的景色格外的美丽,冬季的森林色彩斑斓,黄的叶、绿的叶、偶尔也能见到红的花,都在我们的眼中汇成动人心神的交响曲;而群山脉脉,近水悠悠,百鸟鸣唱,更令人心旷神怡。
  车大约行走了一个半小时的样子,我们来到了水源头村。村长秦子富热情地给我们当起了导游,也讲述了这里口口相传的故事!
   
  秦姓东来
  秦家大院有一块始祖碑,若隐若现的碑文诉说着悠远的历史。
  唐末,烽烟四起,一个初春的清晨,一位身材魁梧而略带倦意的武士正带着一队行色匆匆的队伍走到了湘江源头的山岭中。队伍并非官兵,而是家眷,这名武士名叫秦德裕,他本是唐朝四品武官,如今挂印封金而去,要找寻一个桃花源似的归隐之所。
  唐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争战不已。秦家大院的始祖秦德裕本是唐朝大将左武卫大将军胡国公秦琼的后人。秦德裕虽弓马娴熟,智勇双全,但无奈大唐此时局势已是日薄西山,气数将尽,面对如山河日下的时局,看到自己心中的王朝日近没落,他的心中满是惆怅。
  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唐王朝政治上无能和腐败,朝中得志的都是小人,而忠臣良将无立足之地,于是时为四品将军的秦德裕选择了归隐。此时,秦德裕正值壮年,他首先一人一骑地回到了家乡,说服了族人,离开山东故地以避战乱,一路南来。
  古道西风瘦马,一队车马在唐末的土地上穿行,在金戈铁马改朝换代的杀伐声中,他们在寻找着一个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所在;南起复西行,离家已经近一年了,漫漫旅途,原本精神抖擞的秦德裕脸上也有许多的倦意,每个人的心中都在想,我们桃花源在哪里呢?
  林花榭了春红,转眼又是一年的初春,这一天他们来到了湘江源头的附近。那时,林中的绿叶绿的鲜亮,春花也开的弥人眼目,鸟儿在欢乐的歌唱,像是欢迎他们的到来。三面环山,四面有泉,山栾秀美,秦德裕一眼就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于是除草为田,伐木建房,秦姓家族就定居于此。
  


  
  六旬老翁的第一次婚姻
  秦德裕相貌堂堂,兼之侠肝义胆,才气纵横,本应很得女子青睐;但其大部分时间都在军营度过,戎马飘忽,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谈论儿女私情。可是从小家中青梅竹马的玩伴对他却一直一往情深,时常有书信来往,私下里他们已定了一生情缘;关山万里,一封封家书表现出来的真挚情感让他难以忘怀,本来秦德裕归隐山林,是要携其远行,进而完婚生子,以享天伦;可是回到山东,才知那位深情的女子,早为匪人所害,在姑娘的墓前,秦公发下誓言,给那位女子报仇雪恨,并且终生不娶。仇很容易就报了,秦公手刃匪首,但剩下的就是一生的守望和思念了。
  在水源头村定居后,秦德裕每天在山林之中习武吟诗,不胜其乐,他自己常说,归隐之乐,胜于做官。
  秦公的弟弟早已经完婚,此时已生子四人,看到哥哥年过四旬还没有娶亲,他多次直言相劝,要求他完婚生子,以继秦家这一支的烟火。但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秦德裕持意不肯,大家也只好无可耐何了。
  时光如水般流逝,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此时的秦公已年过花甲,但由于武功高深,又精通养生之法,所以看起来依然很年青,好像只有四十几岁的样子。
  此时,其弟都儿孙满堂了,在一个小孙子过五岁生日的时候,一件小事改变了秦公多年的想法。那天,秦公很高兴,唱了点酒,笑哈哈地要抱一下这个小家伙;可是小孩子也许是害羞原因,就是不让抱。秦公生气地说,我是你爷爷;那个小家伙却说,你不是我的亲爷爷。一句话触动秦公的伤心事,酒也喝不下去了,弟弟自然是对那个小家伙狠狠地训斥了一番,但又不失时机地旧事重提,秦公的态度也就不那么坚决了。于是很快,在族人的操办下,新人娶进门来,这时他已经六十多岁了,依然每天打拳练剑静坐修禅,身体精神都好的很。
  秦公花甲之年结婚,婚后生有四子一女,世人以为是奇事,都说他养生有道,是个老神仙;秦公也的确是个像神仙一样的人物,据秦家大院的始祖碑记载秦德裕活了128岁,无疾而终。
  秦德裕治家严谨,死前严令,耕读传家,但宋朝不出仕。家人也都很听他的话,在宋代只是修养生息,并不应试,于是人丁兴旺,成为大家族了。
  明清两代,秦家人才辈出,曾有一门七进士,叔侄两状元的盛况。大修老宅,状元村,进士村之名声名远波。
  


  
  秦家大院里的太平天国壮士
  太平天国初期,太平军的先头侦察部队来到秦家大院,目地是要侦察县城中清军的动向,太平军军纪严明,过往之处不扰民,不向村民摊派,秋毫无犯,相反还帮老百姓做事,和村民相处的亲如一家人一般。村民们对太平军是欢迎的,他们知道太平军是为老百姓做事说话的队伍,这和平日里欺压老百姓的清军形成了显明的对比,因此他们大都对太平军热情招待。
  但是太平军的到来引起来一个人的格外注意,这个人平时就有手好闲,不务正业,以偷鸡摸狗为生,村里人都很少有人理他,由于他排行老二,村里人索性称他为二流子。
  他看到太平军来了,一开始很好奇,但观察了一下太平军看起来很老实,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土匪之类的,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但无意中听说,只要把太平军的消息告诉给官府就会有奖金,他立刻就兴奋起来了。
  那一天他很早就起来了,趁着黎明前的黑暗,偷偷地溜出村子,向村外跑去。到了县里,他向县太爷告了秘,说明了太平军前方侦察部队的人数和居住的地点。清军听罢很是兴奋,夸奖了他几句,当时他提出要赏银,县太爷说现在不行,你要带我们去,把他们全杀光了,就给你钱。
  

当天傍晚,清军全城精锐出动,在二流子引导下向水源头村看看扑去。
  夜色朦胧中,他们来到了太平军的藏身的地方,把32个壮士团团围住。清军开始劝降,但32壮士对县太爷的却破口大骂。于是战斗开始了,太平军虽然英勇善战,但寡不敌众,最终32人全部战死,鲜血染红了黎明的朝阳。
  清军退去,二流子沉浸在发了一笔小财的喜悦当中。一天,太平军大部队蜂拥而至,很快一举攻下县城,生擒了县太爷,问及32壮士的情况,县太爷就供出了二流子。二流子随即被擒拿归案,刀斩于市。
  有人提出二流子长期为害乡里,刀斩还不足以平民愤,应烧了他的房子,以快人心。但他的住所旁边还有其它人家,大火一起,难免伤及无辜;于是太平军就用棉被浸水盖在其它人家的房子上,放起了大火。火焰烈烈,烧光了那个人的房子,好像也烧光了他因贪心而形成的罪恶,只留下一片今天还能见到的废墟向人们诉说着那些历史。
  
  

猪婆龙的毁坏
  这是一个在秦家大院流传了很久的一个传说,但当老村长向我们讲起的时候,他好像说的不是一个虚无的故事,而是发生在历史时光中的事实。
  这件事发生在清代嘉庆年间,一年的秋季,村里的有一户人家娶了一个外乡的姑娘,这天是大喜的日子。但天气却怪得很,天阴阴的,风冷冷的,初秋的天气竟有点像深冬了。
  花轿走了大半天了,到了灵渠已是午后。新娘有点累了,提出要休息一下,伴娘扶着美丽的新娘在路边活动活动筋骨。这时天气突然暗了一下,风起来了,那风很怪,围着新娘绕了三圈就止住了,新娘脸色变得惨白,温度好像立刻降了下来。
  迎亲的队伍继续前行,到期村里已是明月当空了。新娘冷的很,新婚的酒宴也好像变得不那么喜庆,而多了点怪异的味道。
  接下来平淡的日子当中,先是新娘病了,然后又好了,变得很是强健,好的很突然,很出人意料。接下来好像发生连锁反应,邻居家的女子纷纷病倒了,然后就是新郎死掉了。
  好好的衣服也会突然变成灰烬,但却看不到明火,摸一摸只是一手的灰。房子也在慢慢地被看不到的火煅烧着,几天一座原本好好的老宅就消失了,没有火,也没有烟,而留下的只有灰。这样十二座房屋被毁坏了。
  他们请来了一个法力高强的道士,道士又请来了他的师兄,把那位新娘子请到法坛中,作法七天,最后那一天,午夜时分,一个猪面龙身的精灵从新娘子身中脱体而出,村里平静了。
  道士说,在灵渠有一块飞来石,本来不是灵渠所有,而是来自峨嵋山,下面压着一个叫猪婆龙的精灵,过了二千多年那精灵摆脱了巨石镇压,恰好遇到了那个出嫁的新娘。
  村长讲完了问我们:“信么?”我们说:“传说吧!”。这时,冬日的阳光正温暖地照在秦家大院的古观景台上,我们从台上望去,秦家大院青砖黛瓦,错落有致,雕梁画栋,悠古清香。
  
    (中共兴安县委宣传部罗爱军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大院 千年 风雨

上一篇:秦琼故里 山东济南大槐树
下一篇:神医扁鹊秦越人的传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