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哲学家秦镛和秦御史祠
2015-05-26 11:11:50   来源:秦氏文化研究   评论:0 点击:

作者:秦保余秦御史祠原在无锡城中大河上(今崇宁路),祀明末河南道监察史秦镛。秦镛(1597-1661)字大音,号弱水,曾祖父秦梁,官至江西右布政使,是无锡寄畅园的第二代园主。祖父秦焯曾任上林苑监署丞。父亲秦尔戴

作者:秦保余
秦御史祠原在无锡城中大河上(今崇宁路),祀明末河南道监察史秦镛。

秦镛(1597-1661)字大音,号弱水,曾祖父秦梁,官至江西右布政使,是无锡寄畅园的第二代园主。祖父秦焯曾任上林苑监署丞。父亲秦尔戴,字彦熙,一字伯厚,号水庵,后改名二宜,吴县庠生,幼从叶茂才学,后师从高攀龙,是高攀龙的得意弟子,为东林书院都讲。秦镛是秦尔载的长子,秦尔载英年早逝,临终前,高攀龙亦在身旁,尔载命秦镛向高行跪拜礼,请收秦镛为弟子,时秦镛十一岁。此后秦镛受教于高攀龙十四年,成为高攀龙学说思想的主要传承人之一。

秦镛十六岁即補邑弟子生员,但此后屡试不弟,直到天启丁卯(1627)三十一岁时才以大府第二名入贡。崇祯庚午(1630)顺天乡试中举,丁丑(1637)始捷南宫,赐三甲进士,走上仕途,时年已四十一岁。

这时,朝庭阉党擅权,朝政腐败,国库亏空,在西北爆发了李自成为首的农民起义,东北的满州人也虎视眈眈,逐步向南进犯,明朝灭亡的迹象已经显现。在这种情况下秦镛出任江西省清江县知县。

秦镛到达清江后,看到的情况是地方遭灾,盗匪横行,赋税沉重,民不聊生。上任后,他首先改革赋税,以前规定富户给朝庭喂养军马可以豁免赋税,胥吏也一概得免,不少人窜入胥吏之列,赋税全部落在平民百姓身上。秦镛下令胥吏也要缴纳赋税充用,减轻了平民的负担。

针对盗匪猖厥之情,接着进行剿匪。大盗龚森九羽翼日众,且有揭竿而起之势,秦镛选用差役授以机宜,装扮成农民割取龚的庄稼,龚出追而被擒获。另一巨盗杨标四,踪迹诡秘,有一天,他正藏身在家中,秦镛得知消息,亲自率领军卒经过其家门而故意不入,杨以为他们另有差遣,因此放松了戒备,秦镛在回师途中将他擒获,自此群盗闻风而散,百姓得到了安宁。

为了改变当地的一些陋习,秦镛编写《五劝四禁歌》令人传唱,以抑恶扬善。五劝者为:早完粮、公水利、务本业、行保甲、立社仓。四禁者为:禁窝盗、禁恩子赘婿、禁好讼、禁轻生亡命。九歌传播,民风改变,百废俱举。於是他"修梅家畲以捍水灾,新萧滩驿以安行旅,葺大德门以御暴客,建立义仓以备赈贷,釐正名宦乡贤祀典,无舛无漏,以兴教化美风俗。"

秦镛十分重视当地人才的培养,他聚集优秀人员,每月亲自命题,亲自批改,仿佛严师。因此在己卯(1639)乡试中,清江有七人中举,四人列副榜。壬午(1642)会试,一人登进士。

秦镛在清江发现已有三年未修县志,地方历史断缺,他把从政之余的时间大部用在重修县志上,他不断地向当地父老乡绅征集材料,和农民攀谈,遇到碑石加以辨证,完成《清江县志》八卷的修辑工作。

秦镛在清江任期五年,奉部行取,离任时,"邑父老子弟云集雷呼,拥前旌不听去,或怀果提壶,追饯三百里外,依依不忍别。"秦镛从清江到北京,同时召回者二十六人,由于当时正处在战乱时期,各地官员均缺,秦镛又被派到曾三次沦为主战场的山东蓬莱任知县,并兼摄黄县政事二月。他像在清江一样来治理,他"发政施仁,必诚必信,其劝农息讼,积谷除讼,矜孤独,弭盗贼。"

1644年,秦镛到了升迁的时候,他先回到无锡休假。度假期间,明朝灭亡了,遗臣在南京拥福王称帝,秦镛被任命为河南道监察御史。但南京小朝庭也一样陷入派系斗争中,秦镛的奏疏被束之高阁,他看出事已不可为,企图投缳自尽,幸被家人救起,於是获准归里。秦镛回到无锡后,隐居在城东四箭河畔药师庵后的老屋里(今学前东路老年大学),取陈白沙之语名为"千休馆"。除逢年节到宗祠祭祖及谒庙外,他很少外出,闭门读易,他不与官场来往,拒绝与过去的同僚们的来往和相见,只与一、二挚友谈论哲学思想,他的好友之一就是高攀龙的侄儿、同榜进士高世泰。对于登门求学的后学者,他都不拒,亲自为之命题和纠正错误。在此期间,他写了《易序图说》、《周子通书半解》、《皇极内编小衍》,《参同阁集》等哲学著作,成为一名哲学家。

除了研究易学外,他还续修了《锡山秦氏宗谱》。他搜集材料,披阅十年,三易其稿,在1660年完成了修订工作。在前两次的宗谱中,大部分是谱写图表,而他则为宗谱中的个人立传,并为始祖秦观编写了《淮海先生年谱》。并考证了秦观后裔的源流,并对大宗、小宗提出了看法。他认为大宗不一定是最重要的支脉,重要的是要有贤德的后裔。"勉为善,则大宗可以不废,而小宗可以崛起。"他告诫族人:"子孙之无志其祖宗也,则必自子弟之能敬其父兄始,此又由近及远之义"。他还出资修葺了祖墓,恢复了祭田的旧例。

1661年夏,秦镛病重,自知不起,临终前召其弟秦锳至床前,嘱其写下遗言:"义尽仁至,乃圣贤事,千休馆中,朝斯夕斯,十七年来,颇惬心期,今日之事,非不获已,偶厌人世,夕死可矣。"秦锳以千休馆地窄,请其回到家中,秦镛睁开眼睛说:"吾硁硁素志,汝豈忘之乎?"秦锳不敢再说。第二天早晨,秦镛强起盥漱沐浴后躺回床上,锳和镛子潢守侯在床边,傍晚他四肢变冷,突然举起右手拭前额,舒展一下双臂,伏在一个仆人身上溘然而逝,享年六十五岁。当秦镛的死讯传出,清江人民十分悲痛,把他的灵位供入了清江名宦祠。而无锡的乡贤又将他入祀道南祠。

为了纪念秦镛,他的门人族孙秦松岱作谥议,私谥文孝,即就其晚年所居之千休馆为堂祀之,户部尚书张有誉为之记。乾隆十九年(1754)敕建专祠,称秦御史祠,有司春秋致祭。道光癸末(1823年),族人秦沆(筠谷)致政归里谒千休馆,见屋将圯,出资修葺,咸丰战乱,祠毁于火。同治十二年(1873),近房后裔秦兰枝商诸族人,于淮海祠之詠烈堂西旁隙地建屋一楹为先生祠,并启门通出入。祠门上书"秦弱水先生祠"匾额,祠址一直沿留至文渊坊改建。现已不存,惟祠门遗址已与淮海先生祠大门一起改建为商店,西面的一间即祠门旧址。

参阅材料:1.《光绪无锡金匮县志》2.《锡山秦氏宗谱》3.《锡山秦氏献钞》

相关热词搜索:御史 哲学家 秦镛

上一篇:宁波·秦氏宗祠·戏台 美到极致的传统建筑
下一篇:曲江秦氏宗祠落成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