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两茫茫——记忠县洋渡镇秦氏宗祠
2016-02-18 10:54:47   来源:颜长江博客   评论:0 点击:

2003年现状2013年现状今年,现在,距三峡蓄水已经十年了。我告别三峡库区,算上2008年过路,也已五年了。前不久,要参加成都的《纵目》摄影展,我便绕个大弯,到了宜昌,约上李朝晖、肖萱安开车去成都,就是为了

2003年现状
 
2013年现状
 
        今年,现在,距三峡蓄水已经十年了。

我告别三峡库区,算上2008年过路,也已五年了。

前不久,要参加成都的《纵目》摄影展,我便绕个大弯,到了宜昌,约上李朝晖、肖萱安开车去成都,就是为了一路傍着川江走走。

我时间少。去时急,走得急,人都累得不行,成都的朋友们也还没深聊,呆了一天多,18号晚就走了,就是为了在19日这个白天,能多少在江边呆呆。这个早上,从重庆往东,我们到了郭家沱,一个上午的拍摄,用尽了大家的体力。然后转向洛碛古镇。这个镇子处于一个奇怪的状态,生死之间,人都搬空了,但建筑又大多还在,如同鬼城。

这种状态很久了。记忆中,2007年就开始拆江边的了。虽然蓄水淹不到镇上。现在,大部分还存在,说明政府又在瞎搞:想拆了要地,但又和老百姓僵持着,没准还没想好干嘛。

刚入镇,就有一个老汉路过,见了我们就愤愤不平地说起镇上曾有“九宫十八庙”,还拉着我们看了南华宫和一个大院。这些,我以往都是了解的。

“私有制!私有制!……不心疼!”

他这个关键词说得好!制度问题,是中国大规模拆迁、官家横行霸道、社会无法良性发展的根本原因。

江边老镇,大多有“九宫十八庙”的说法。十年前,见了太多。那都是伟大的遗产,在长江边,还形成美丽的人居风景。可是,都没了。

在洛碛留守的,还有一家小面馆。一个拄拐的只有一条腿的老人,向我们投诉。老板下面条的时候,他自告奋勇,去给我们炒鸡蛋。

我们能做什么呢?只能多给点面钱而已。

我照样像个催命鬼,催着两位朋友上路——他们舍不得这里。我有个私心,就是想重走一下十年前,我和老肖一段摩托车旅程。那是从丰都县高家镇到忠县洋渡镇,一路如行山阴道上,然后看到光彩照人的秦氏宗祠的上祠堂(中祠、下祠已废),几许浪漫,非常难忘。

那是2003年,2月17日。我们已经历了涪陵白鹤梁、蔺市龙门桥、李渡古镇,极其丰富,当然,因为当年6月,这些就会因三峡蓄水而淹没,心里也极凝重。所以,当走到山里,看传统田园还在,一副不问山外世事的样子,就感到安慰。尤其是当看到上祠堂时,看它那么漂亮,而且位置高,可长久存下去,心里就像山花开了一样。

在日记中,我这样记录道:“9时,租两摩的上路。心虽忧安全,不得已而为之。即入山中,未再见江。过一古桥,百年之物。至龙孔乡,肖车胎破,略整。上坡,见下面小溪上有古桥,惜未能看。至山顶,有清平寨。寨门完好。寨墙绕山一周,小县城之规模。门上有对联,背有吉星辕门四字。城内尽山田,除草老人言,防长毛之所用也。又走下沟,有一古桥,T字形,简单。古时山穷,有古物不易,多少人工心血,凝聚在个别公共建筑上。又见一古寨未至。

未几远见一大构,封火墙层叠,下车一看,竟是上祠堂,想起凤凰卫视放过。今成小学,保存完好,干净完整。师生皆姓秦。大门八四年左右改为校门,正反五角星,味道极好。大殿用塑料布隔成一教室。殿前有大圆础几个,师生说当年是一绝佳之亭。此堂为房管所有,学校借用。逗留近两小时,恋恋不舍。胶卷与芯片有限,惜而拍。正门只拍一张,后十分遗憾。此秦良玉家祖祠,有嘉庆十九年碑记,云先祖由楚入蜀。祠前有古墓两座,墓之门面极繁复。

……至洋渡。与司机一起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