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秦氏未解之谜
2014-09-17 23:13:59   来源:真田豪   评论:0 点击:

秦氏之迷 1)百二十县之迷: 这一百二十县(一说百二十七县)肯定不会是那儿的全部居民,应该是指移民来自一百二十县。但有的学者认为还是太多,《新撰姓氏录》山城国各藩条中有百二十七县貊姓,同书左京诸藩条
秦氏之迷

     1)百二十县之迷:

    这一百二十县(一说百二十七县)肯定不会是那儿的全部居民,应该是指移民来自一百二十县。但有的学者认为还是太多,《新撰姓氏录》山城国各藩条中有“百二十七县貊姓”,同书左京诸藩条中有“二十七县百姓”,估计百貊二字相串了,因为秦人可能原来的居住地就在貊(本属乐浪郡,后为高句丽吞并),也就是说应该是“ 貊二十七县百姓”。

     2)秦氏原来居住在哪里?

   《魏志 东夷传》说辰韩是秦亡人建立的,那么秦氏是否是从辰韩迁来的呢?木宫泰彦先生说辰、秦二字发音相似才引起误传,似乎显得说服力不足。《日本书纪 应神纪》说秦人因为被新罗所阻不能前来,大和朝廷特意派遣葛城袭津彦前往迎接,后又派遣平群木菟宿弥、的户田宿弥等率领精兵讨伐新罗以接回秦人。这样看来,秦人又象是被新罗吞并而失去领地的人,所以才前往日本。
    据《三国志 乌丸鲜卑东夷传》记载:“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入避秦役来适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城栅。其言语不与马韩同,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有似秦人,非但燕、齐之名物也。名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余人。今有名之为秦韩者。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国。”从其语言和秦人相似上看,辰韩的确可能是秦亡人所建。那么是否存在这种可能——即随着辰韩十二国之一的斯卢国日益强大兼并邻国(发展成后来的新罗),原本居住在辰韩的秦人失去了领地,又因其汉人后裔的身份而为半岛各民族所不容,无奈之下只好前往对岸的日本。所幸的是,日本(当时尚称倭国)的大和朝廷对掌握先进技术和文化的秦人等渡来人表现出十分友好和欢迎的态度,当然,这也是出于借助秦氏等渡来人发展壮大自身的考虑。
    也就是说,秦氏可能来自原来的乐浪郡,也可能来自辰韩地区,事实究竟如何,现在还难以确定,但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秦人当时在朝鲜半岛失去了发展空间,而且处境堪忧,否则实在没有漂洋过海千里迢迢前往日本的必要。

    3)秦氏是基督教徒吗?

    前文我们提到木岛神社内有一座奇怪的三柱鸟居,正是它令秦氏再度蒙上一层神秘的外衣。木岛神社内有一方水池,池中立有一座三柱鸟居,三根立柱互为一百二十度,从上方看就象三片螺旋桨。最奇怪的是鸟居上有犹太徽章,这让人觉得古代的秦氏其实是异端基督教徒一说似乎不是空穴来风。水池可能就是用来做洗礼的,而三柱鸟居则象征着“三位一体”。院内还有一眼枯井,据说以前的名字与希伯来语“与神斗”有关。另外,广隆寺每年十月十二日举行的“牛祭”,其祭文居然不是日语,而是古老的希伯来语,也让人惊奇不已,觉得难以理解。这样看来,中国唐朝称之为景教的基督教,至少在八世纪初就已经传来日本了,而不是我们普遍认为的是在几百年后的十六世纪才传入的。
    更令人吃惊的是有的学者认为,“太秦”是希伯来语“光之赐物”之意,别称“太秦寺”的广隆寺其实是座景教的寺院。大酒神社古时称大辟神社,似乎也与景教有关。还有,秦氏出资帮助建造的“平安京”与以色列的首都“耶路撒冷”同义。耶路撒冷附近有大小和形状和琵琶湖相似的湖,此湖在古代希伯来语中名字的含义就是“琵琶”。凡此种种,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秦氏还有很多的不解之迷在等待我们去挖掘,也许不断有所发现,才是古史的魅力所在吧?




注1:《日本书纪》将雄略天皇时的渡来人称为“新汉”,以有别于应神天皇时代阿知使主带来的汉人。

注2:《日本书纪》应神天皇十四年(403年)春二月条:“是岁,弓月君自百济来归,因以奏之曰:‘臣领己国之人夫百二十县而归化。然因新罗人之拒,皆留加罗国。'爰遣葛城袭津彦,而召弓月之人于加罗。然经三年,而袭津彦不来焉。”

注3:《日本书纪》钦明天皇继位前纪记载:“乃令近侍,优宠日新,大致饶富。及至践祚,拜大藏省。”

注4:《新撰姓氏录》山城国诸蕃、秦忌寸条记载:“普洞王男秦酒公,大泊濑稚武天皇(谥雄略)御世,奏称:‘普洞王時,秦民被劫略,今见在者,十不存一,请遣敕使检括招集。'天皇遣使小宇部雷,率大隅阿多年人等,搜括鸠集,得秦民九十二部一万八千六百七十人,遂赐于酒,爰率秦民,养蚕织绢,盛篚诣阙貢进,如岳如山,积蓄朝廷。“

注5:《日本书纪》钦明天皇元年(540年)八月条:“召集秦人、汉人等,诸蕃投化者,安置国郡,編贯户籍。秦人户数总七千五十三户,以大藏掾为秦伴造。”

注6:《日本书纪》雄略天皇十五年(471年)条:“秦民分散,臣、连等,各随欲驱使,勿委秦造。由是秦造酒,甚以为忧而仕于天皇。天皇爱宠之,诏聚秦民,賜于秦酒公。公仍领率百八十种胜,奉献庸、调絹、縑,充积朝廷。因赐姓曰——禹豆麻佐。”

注7:《日本书纪》雄略天皇十六年(472年)秋七月条:“诏:‘宜桑国县殖桑!'又散迁秦民,使献庸、调。”

 

相关热词搜索:日本

上一篇:渡来人日本秦氏的兴衰
下一篇:徐铁生:秦姓源流、分布及其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