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亿万富翁秦顺潮
2014-09-09 23:02:25   来源:广州日报   评论:0 点击:

广州较早的个体户,后来的亿万富翁。1930年10月11日出生于广州市黄埔区南岗镇南岗亨元村。做过农民、鱼苗厂供销员,改革开放后涉足商界。曾是雅高控股有限公司、广州建莱实业有限公司、广州通莱船舶有限公司、广
广州较早的个体户,后来的亿万富翁。1930年10月11日出生于广州市黄埔区南岗镇南岗亨元村。做过农民、鱼苗厂供销员,改革开放后涉足商界。曾是雅高控股有限公司、广州建莱实业有限公司、广州通莱船舶有限公司、广州汉京大酒店、广州民联运输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身家百亿。曾任广州市第八届政协委员、广州市海外联谊会理事、广州市工商联常委、广州市私营商会副会长、黄埔区工商联副会长等职。2010年2月27日凌晨3时去世,享年83岁(按家乡风俗算)。

        二三十岁开始贩卖鱼苗,为之三次入狱共十多年;出狱后赶上改革开放,三年后身家数十万;十多年后,成为亿万富翁……即便如此,去年,79岁的太太仍在地里种植果蔬。

        这是改革开放后,广州首批个体户之一秦顺潮的写照。这位如今在国内外拥有数十家企业,身家数百亿的富翁,已于2月27日凌晨去世。今日上午10时30分,他的追悼会将在广州市殡仪馆白云厅举行。

       “文革”中三次入狱

        一身朴素的中山装,手执烟斗,1米75的身板挺直,走路稳健生风。这是近十多年间,秦顺潮常出现在黄埔区南岗镇亨元村的形象。青少年时期,孙中山是他的偶像。

        家中六兄弟姐妹,三个哥哥两个属国民党,于解放前到了香港。家中原属“贫下中农”成分,因此改写。上世纪90年代曾被称为香港“豪宅大王”的二儿子秦锦钊认为,父亲秦顺潮青年时期的人生,为此受到影响。

        19岁那年,秦顺潮与萝岗镇的同龄姑娘钟校宁结婚。孩子相继出世后,“家里很穷,只能用芋头、蕃薯和米熬粥喝,一个小孩两碗”。光靠耕作田地难以维生,秦顺潮在南岗鱼苗厂做供销员的同时,去湖北武汉收贩淡水鱼苗,运回广东贩卖到顺德、中山等地。

       “他为了糊口,更想以此推广广东的淡水养殖,但当时却为社会不允许”。秦顺潮被定为“投机倒把”。他第一次挂着牌子在南岗大队集市被批斗时,秦锦钊才五六岁。吃了妻子做的米饭与两个荷包蛋后,被送到花都赤坭一个石厂劳改。一去三年。

        入狱不久,父亲去世。妻子去探监告诉他这个消息时,秦顺潮泪流不止。这是秦锦钊印象中,秦顺潮唯一哭过的一次。

        尽管如此,多年以后回忆当年,秦顺潮却坚持,“我一直认为,我这样做并没有错!”

         结果,首次出狱一两年后,他又继续贩卖鱼苗。结果再次被以同样的“罪名”,送到花都赤坭石厂劳改。这一次,是五年。

       “同学们都瞧不起我,说我是劳改犯的儿子!”秦锦钊说,受此影响,六兄弟姐妹从小学到中学,没一个被评过少先队员、团员,更别提党员。

        妻子钟校宁走在村内,与村人相遇,别人竖眉冷眼“监等婆!”擦肩过了,还再“呸呸!”吐口水。

       “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昨日,精神矍烁的钟校宁说,当年如果不是顾及当时上有老,下有小,差点想自杀。没想到,五年后秦顺潮出狱,交给她在狱中积攒的100多元,两三个月后,秦顺潮第三次入狱。

        这一次,他被定为“反革命”,被判12年,关到韶关乐昌的一个茶场。

        向新华社求助平反

        在秦锦钊印象中,1977年的冬天是他至今在广东所过的最冷的冬天。

        那一次,秦锦钊去狱中探望秦顺潮,在坪石火车站下了车。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都是雪。秦顺潮告诉儿子,狱中关了不少厅长、处长,“每天都有人冻死!”他将儿子带来的糯米团、米饼分给狱友一同分享。

       “他在狱中仍是积极乐观,可我们在村里却简直没法过了”。当时亨元村内陆续有人退地,成为工人进入工厂,但秦顺潮一家却只能继续耕田。

       “我大哥长得英俊帅气,相亲时女孩子一见就喜欢,可背地一打听是‘劳改犯’的儿子,都打退堂鼓了!”其时,大儿子秦汉钊25岁,大女儿也到了婚龄,但都未娶未嫁;而秦锦钊的恋爱,同样因此被女方家反对,为此被逼偷渡到香港谋生。

        1978年秋,秦锦钊与同村一个小伙子从深圳蛇口开始泅水到香港。10公里宽的河,游了一半,被民兵发现抓回,坐了两个月的牢。

       “当时偷渡的,只有20%能成功!”第二次偷渡,是1979年的大年初三,秦锦钊偷渡成功。

       “这些苦,与父亲相比,都不算什么!”秦锦钊忆及当年,热眼盈眶。他认为,自己只继承了秦顺潮七八成的意志力。

        到港不久,秦锦钊从《文汇报》看到有关“拨乱反正”的报道,为此找到新华社香港分社诉说,并写了申诉信。后在新华社帮助下,秦顺潮获得平反,提前四年出狱,于80年代初出狱。

        53岁成为运输大王

        中年以后,秦顺潮的偶像已是邓小平。

       “谁敢侮辱邓伯伯,我跟谁搏命!”秦锦钊说,秦顺潮几乎把邓小平当作父亲一样尊敬。

         纵观秦顺潮的发家史,离不开改革开放。

        大约在1982年,秦顺潮用秦锦钊给的10多万元,在深圳解放路开了“东门酒楼”。但一年后,他感觉“中国开始开放,城市开始兴建,也不会再被割资本主义尾巴”,便变卖了酒楼,加上二子给的20多万元,买了一辆泥头车。

       “那时只要能开工,就算‘贴嫁妆’我也帮人做!”多年前,秦顺潮接受媒体访问讲述,他曾多次在做完工程后才与人签合同,由此获得良好声誉,赢得生意。他曾自豪道,“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七座山头,新港七成填土,珠海拱北二百万方填土,肯定是我车队搞掂的!”最旺的时侯,他有100多台泥头车、30多台挖机等。

        可一两年后,见工厂多起来了,秦顺潮认为运输将很关键,又扭转方向搞集装箱运输。在1995年,他已有32吨的集装箱拖车11台,15吨载重自卸车18台等各类工具,公司资产总值已超过千万。

        “抓住机遇,滚雪球的方式稳步前进!”秦顺潮常说,“有几多米煮几多饭,不冒大风险办事”。

        同是广州首批个体户的何炳说,秦顺潮很稳,讲实干。早在1988年,秦顺潮就拥有了私家车。而在此前一年,他还成为广州市政协委员。

        “秦老虽然文化有限,可他对政策的把握和觉悟都极佳。长期作为小手工业者的他直到改革开放之后才焕发了生机,凭借自己的劳动创造出惊人财富”。广州工商协会副秘书长罗斌说。

        秦顺潮于1996年出资9500万收购黄埔铜管材厂———开广州市收购国企之先河。如今,他的家族产业已涉及酒店、建筑、航运、煤炭、矿业、地产等等,遍及国内外。

        妻子79岁仍务农

        “受他统管的有数十家私人公司,资产起码有数百亿。”秦锦钊昨日透露,在父亲的教育和影响下,秦家的四兄弟也都朝商界发展。老大秦汉钊子承父业,在广州经营集装箱运输业;老三秦炳钊的公司涉足白酒、地产和矿业;老四秦国钊是黄埔区的人大代表,主要从事地产业。

        前些年,秦顺潮才将产业甩给儿子们管,自己只经营秦朝酒店。即使年近80岁,他仍每天早上6点就起身前往酒店,听取部门经理汇报工作,直至吃过晚饭七八点后才回家。

         在家里,他对着电视也闭目。妻子以为他累,他却道,“我是在想着如何再发展!”他坦承最大的兴趣就是攒钱,“他说以前在监狱呆了十多年浪费了,要补回来!”直至去年8月查患“大动脉血管急性瘤”后,仍会在早上八九点回酒店。

        秦锦钊称,秦氏整个家族起码向社会捐资超过5千万。曾是广州民营商业会会长的何炳证实,仅秦顺潮,“最起码也曾捐了三百多万”。

         纵是亿万富翁,但他的饮食却常是两菜一汤:咸鱼煲仔饭,青菜。去世前几天,他需用胃管进食,突然间对儿子说,好想吃烧鹅肶汤粉啊。

        而他的妻子,至今仍是穿着与农村妇女无异的花衣裳。身为亿万富翁的妻子,她至今没坐过飞机,未曾出过广东省,直至去年79岁高龄,仍在家门口种菜。

         本报记者 邱永芬 实习生 郝儒冰

    ■秦顺潮发家史

    1983年 成立挖泥填土“三通一平”运输车队,奠定“运输大王”地位。

    1986年 成立建莱集团,涉足广州的码头、铜业及汽车运输等业务。

    1987年 当选广州市第八届政协委员。

    1988年 成立秦朝基金会,净资产现过百亿。

    1991年 注资2000万建立私营建翔航运公司。

    1996年 出资9500万收购黄埔铜管材厂--开广州市收购国企之先河,当年扭亏为盈,两年纳税980万。

    1997--1999年 进军建筑业,成立鸿森房地产开发公司,兴建鸿森大楼及黄埔第一家三星级酒店:汉京大酒店。

相关热词搜索:广州 富翁

上一篇: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
下一篇:秦人孙皓晖:用500万言触摸大秦帝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