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者”秦基:学会用电台 照样能打击日本人
2016-04-26 20:10:18   来源:浙江在线   评论:0 点击:

从抗日战争开始,密电码破译在各方抗日力量对日伪军的战斗当中,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浙东纵队就出现了一位战场密电码破译的高手,风语者秦基。前言:70年前,烽火连天神州碎,一寸河山一寸血。一场地无分南北,

从抗日战争开始,密电码破译在各方抗日力量对日伪军的战斗当中,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浙东纵队就出现了一位战场密电码破译的高手,“风语者”秦基。

前言:70年前,烽火连天神州碎,一寸河山一寸血。一场“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的全民抗战,使这个近代饱受外侮的古老民族跻身世界四强之列。

胜利丰碑之下,有领袖的智慧和爱国将军们的运筹,但更多的是千千万万默默无名士兵们的血肉、志力和精魂。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我们的国旗在重围中飘荡、飘荡、飘荡”,正是有了他们,我们今天才能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70年后,浴血烽火的青年已是耄耋老者。然而他们的经历,却是抗战史册中最鲜明的画卷;他们的追忆,是最贴近真实和最个人化的历史还原。

值此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浙江在线寻找和访问了多名亲历浙江正面和敌后抗日战场的勇士,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再现那场决定民族命运转折的伟大抗争。英雄者,国之干,勇士不死,其魂长存。

91岁的秦基

浙江在线杭州5月2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胡昊 首席编辑/赵洁)二战期间的太平洋战场上,日军总能用各种方法破译美军的密电码,这令美军在战场上吃尽了苦头。为了改变这种局面,29名印第安纳瓦霍族人被征召入伍,受训用本民族语言进行专门译电,人称“风语者”。

从抗日战争开始,密电码破译在各方抗日力量对日伪军的战斗当中,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浙东纵队就出现了一位战场密电码破译的高手,“风语者”秦基。

因为保守着高度机密的密电码,秦基并不能像那些战斗英雄一样出现在大家面前,华东野战军一纵司令、开国上将叶飞将军这么评价他:“我是靠你秦基打胜仗的。小米加步枪,我们也能打胜仗,但会死很多人。你的工作很重要,有了你的情报,能让我们少死很多人。”

秦基在当时的作用,应了中国古代兵法当中的那一句“上兵伐谋”。

抗战胜利70年后的今天,这位91岁的“风语者”坐在我的面前,看着可比他的实际年龄起码小10岁。除了和他说话得稍微大声一点,其他和常人无异。让我最惊讶的,是秦老的手机,iPhone6 Plus,还开通了微信。

父亲送他去新四军抗大

学会用电台照样打日本人

1937年,当秦基还在念初一的时候,日军南下侵占了上海,秦基的家乡无锡也成为了日军的占领地。秦家只能住在破庙,靠着父亲秦宝光开设学校教书为生,“我爸爸一直就是老师,我小学就是我爸爸教的”。

“皖南事变”后,“正好过完年,大年初三,我爸爸把我送到了交通站,送我去盐城新成立的新四军军部的抗大学习”。从此离别后,秦基就再也没能见到父亲,事实上秦宝光也是革命工作者。1944年,因为叛徒出卖,秦宝光被捕遇害。

到抗大后,秦基被要求学习电台的使用,“我那个时候血气方刚,就想着拿着枪去打日本人,你要我去在后方听电台,我接受不了,心想还不如让我回家,和我爸爸一起当地下党”。不过,学了一个星期,秦基就释然了,“学会电台怎么用能找到日本人的位置,照样可以打他”。

当时,新四军代军长陈毅先后派谭启龙、何克希等赴浙东,开辟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抗大学成的秦基也被抽调到浙东纵队司令部担任电台报务主任。

1943年,浙东纵队与被弃置敌后的国民党第88团田岫山部和第89团张俊升部建立统战关系,要求一致对外抗日,“我就负责和他们进行无线电联络”。

年轻时的秦基

抗战后期救了个美国飞行员

得到中国唯一一部特工电台

抗日战争末期,盟军计划在上海登陆,加入抗击日军的队伍。“那个时候,经常会有重庆的飞机飞过来,就是陈纳德的飞虎队(注:全称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创始人是美国飞行教官陈纳德,由美国飞行人员组成的空军部队,在中国、缅甸等地对抗日本),他们就是来侦查登陆地点的”,秦基回忆说:“美军的轰炸机也会飞到上海去轰炸那里的日本机场。”

尽管当时日军已经节节败退,但还是击落了一架美军飞机,飞行员受伤跳伞,落地位置距离日军宪兵队只有200米。幸运的是,负责接应的浙东纵队淞沪游击支队救下了美军飞行员。

飞行员名叫托勒特,只有22岁,是驻华空军笫十四航空队中尉飞行员。浙东纵队得知托勒特被救,要求淞沪游击支队设法把托勒特护送到余姚梁弄——那里是浙东纵队的所在地。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支队的20多名战士装扮成一个戏班子,从上海一路一个村一个镇演过去,一路南下,并在2月1日把托勒特送抵余姚梁弄养伤。

3月18日,托勒特身体康复,纵队派人护送托勒特到嵊东和美军完成了移交。为了感谢浙东纵队的救援,美军送了一部电台,一个小黑盒。

“这部电台与众不同。那时我们的电台都和一个25吋电视那么大,又大又重,下面还有四个脚,这个电台只有半本书那么大,和砖头一样厚,可以直接塞进口袋;我们的电台是手摇发电的,这个电台是交直流电两用的;我们的电台要么是发报,要么是报话,这个电台是发报报话两用,甚至还能听全球的广播。”秦基说,因为一开始不知道用处,被谭政委拿来当收音机用,“后来才知道,这是一部美国的特工电台”。

小黑盒完胜美式报话机

幕后英雄得到开国上将赞誉

在后来的多次战役中,秦基说,这个小黑盒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后来,华东野战军也听说了这部情报精准的“特工电台”,带着华野司令粟裕的亲笔信来借。不过,不到一个星期,电台就用坏了。“我听说就用了3次,电台的一个真空管烧了,当时这个电台全国就一个,没有备份的,所以只能当摆设了。”秦基说起这件事,还是很懊恼。

因为身处保密岗位,掌握了很多重要的情报,所以秦基长期无法公开身份,一直隐姓埋名。

1953年,已经升任十兵团司令兼政委的叶飞上将亲笔写了对秦基的军衔鉴定意见:“一纵队的空中侦察组对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特别是在重要战斗关头均起了决定的作用……”

“秦基同志在战争中长期担任此项对党有重大贡献的机密工作,一贯埋头苦干、钻研,是可为模范的。对党对革命是无限忠诚,不计个人的地位与要求的。”

时至今日,秦老刚刚过完九十大寿,身体健康,走路不需要拐杖,更不需要人搀扶,思维敏捷,对70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依然能描述得非常详细。今年4月份到浙江,秦老和儿子儿媳先游览了南湖,又到余姚浙东革命根据地旧址走了一圈。

秦老平日的生活由儿媳、时任浙东纵队政委的谭启龙的女儿谭彦料理。他回忆口述的浙东纵队战史和有关情报战的内容,由两个儿子整理之后,在无锡当地的党史杂志上连载了十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秦川:他为人谦虚谨慎、热爱表演事业
下一篇:秦梦舟:用微信叩开营销之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