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天水堂永州零陵一脉虎天支脉发展概况
2015-07-16 23:08:34   来源:秦氏宗亲   评论:0 点击:

主题词:资源人口财富教育发展人类的生存发展,必须依赖自然资源。任何时代,人们的衣食、日常所需无不直接或间接来自自然资源。自然资源包括土地、森林、山川、矿产等。人均占有资源越多,则人们的生活条件就越
主题词:资源  人口  财富  教育  发展
    人类的生存发展,必须依赖自然资源。任何时代,人们的衣食、日常所需无不直接或间接来自自然资源。自然资源包括土地、森林、山川、矿产等。人均占有资源越多,则人们的生活条件就越好。因此,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人类对各种资源的占有史,与其他生物对资源的争夺史,同时也有同类之间对资源的争夺史。人类争夺自然资源的目的是求更好的生存条件,因此某一段时间某一区域的人占有自然资源的多少决定其生存条件的好坏,也决定了其在一定时段内的发展状况。对自然资源的获取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从大环境看,还和国运有非常密切的关联。观我虎天秦氏自入川至今的生存发展,也是因占用自然资源的改变而改变。
一朝、一晓两位入川先祖的前几辈人都在湖南永州零陵县孝悌乡繁衍生息,由于人口的发展,人均资源越来越少,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不少人未等政府的填川诏令,早已自发迁移,另觅生存之地,于是辗转奔波经贵州桐梓县来到川东重庆府铜梁县长安里。一朝先居月桥,后迁曲尺湾(秦家石坝子),而一晓则居柑子坝(介于天锡和庆隆之间,处于小安溪河边,与秦家石坝子相距不出一里)对面的马家湾。月桥、曲池湾、柑子坝都是农耕生产的好地方,由于没有其他资源,只能据此推测,当时我秦氏入川先祖还是以农耕为主,刚来时一穷二白,经过两三代人的艰苦耕耘,才开创了基业。现将两脉系发展概况分述于后:
 
秦一朝脉系发展概况
 
一朝长子大胤率弟5人及子侄7人于雍正七年买下张敝甫曲池湾一带田土,繁衍生息。由于曲池湾地处大湾合一小湾之处,宅基在两湾之间的山脉落脚处,山形水势俱全,又处于两山脉之中间,显得幽静自然,为当代以前之理想居住地。宅基背后既有秦氏墓葬,也有陈氏墓葬,据当地人说,在破四旧和文化大革命时,曾将陈氏墓葬挖出,有清朝官服和腰带,听说还是一个不小的官员。可见这是一个发家之地。在宅基前面是一湾水田,右面向上也是一湾水田,就是在以前最自然的条件下也能旱涝保收。在宅基前面约300米处为一个宽为20米左右的隘口,出隘口就是一大片农田,在隘口的左边是约100平方米的石坝子,因我先祖在此居住后,易名为“秦家石坝子”,此名沿用至今。因为有很好的农耕条件,加之一朝公子孙男丁兴旺,再加上辛勤的耕耘,使我先祖在入川后得到第一次大发展。到“三”字辈时,男丁有10人,分别取名“英、雄、豪、杰、榜、文、武、韬、略、凤”;这10人均是一朝曾孙,且按出生先后排列,在曲池湾长大成人。当时极有可能为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一家人团结奋进,志向高远,从三字辈取名就可看出。
家庭经济发展,人口增多,仅曲池湾、秦家石坝子已无力承载秦氏的大发展;当时正是康乾盛世的雍正时代及乾隆初年,社会繁荣,工商业发达;也许还有其它因素,三英、三杰、三榜均另觅宝地发展,到现在的天锡太公锁口窑一带从事造纸及销售。由于以前墓葬一般是自家祖业之地,如果贫穷无地,则葬在官山坡(官府提供的公用坟地,无风水可讲,也称乱坟岗)。从三英、三杰、三榜墓葬及其后代墓葬来看,三人应是同时或时差在几年内迁到现太公锁口窑一带。这里虽地处东山半山腰,但地势较平,且为铜梁、石鱼到重庆的交通要道之一(铜梁——石鱼——天锡——东山——大路——青木关——陈家桥——歌乐山——重庆),竹木资源丰富,水源较好,又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加之正处乾隆初年,为清朝鼎盛时期,社会需求大,特别是对纸张的需求促进了当时的造纸业的发展。因此,锁口窑、祠堂、大水沟、凉水井一带成为发展造纸业的极好的地方。从这些地方留下的造纸的料池、煤渣、碾槽可知当时造纸的规模很大。锁口窑、老窑沟、大碾子土等地名仍在述说着当年造纸的故事。又由于造纸的需要促进了采煤业的发展。太公1社秦家湾(马厂湾)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釆煤基地。马厂湾这个名字的由来,据传说就是因为当时用马运煤,马匹很多拴在煤厂附近,又称马厂湾。此处在1980—1990年间发生过山体滑坡,主要就是地下的煤层釆空较多造成。由此可见当时马厂湾采煤规模之大,一派兴旺繁荣景象,也正因为如此,才有秦五琏及其后人的兴旺发达,也直接导致其后人中大部分从事与采煤相关的工作,出了不少的管窑师。在当时,秦氏拥有的采煤技术和煤窑管理技术应当是比较先进的。正因为拥有竹、煤两大资源,促使秦氏经济腾飞,人口发展。
三英、三杰、三榜到太公一带,是插占为业呢,还是用银购买,现在不得而知(卖掉秦家石坝子继承产业而从新地置业可能性较大)。总之是拥有竹、煤等资源,经过努力,形成了以造纸为产业的发展态势。另有据可依的是三英大儿四林,担纸一步一步走到川北去卖,担纸的一根木扁担流传到1970年后才修改变窄,经历两百年仍然可用(此为四林后人宗祥口述)。
到“四”字辈时,男丁人口三房中三英两人(四林、四德),三杰三人(四齐、四政、四周),三榜三人或四人(四明、四国、四位)。由于家境殷实,对后代教育比较重视,又因造纸业的发展,雇工多,商贸发达,地处交通要道旁,因此信息通畅,当时的学堂就在交通要道上,这些都为五字辈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到“五”字辈时,男丁人口,三英这一房有四人(五松、五柏、五耀、五亮),三杰这一房有十人(五臣、五义、五龙、五琏、五洪、五玉、五千、五登、五 /、五用),三榜约有六人(五顺、五遂、五 /、五超、五 /、五喜),共约二十人。由于有一定数量的人口,加之良好的教育,对外的交流,本地充足的资源,和国运昌盛,使五字辈的财富增加更多。其中突出人物为三杰之二房孙五琏,从其墓葬规模和碑的纹饰可知其曾在朝为官,据说是文官,夫人碑文上载:“皇清待诰”,其经营的煤厂规模在当时周围来说应是最大的,集聚了相当多的财富。五字辈大多数活着时为死后建有墓室——“生苑”,虽说这是当时的社会风气,但也需要财富的支持。据说,留在曲尺湾的一朝后人部分没有男丁传后,不知其名,留有后人的就只有汝智后人五伦、五斌及迁到壁山天堂庵的五斌,此时不知何故都离开了曲尺湾另谋发展,分别在柏杨罗家湾、太公、天堂庵居住。
到“世”字辈,人口进一步发展(入川时先祖经长途跋涉,体弱者被淘汰,因此留下者均为体格健壮者,其生存力极强,后代传承其生存力强的特点,生得多,存活率高),男丁每代以2.5倍的速度递增,。此时男丁人口已达45人左右,人口资源消耗增加,但自然资源仍然可以维持发展,总的财富积累还在增加,但人均财富显然不及五字辈;族内贫富分化比较明显。此时是秦氏发展的巅峰时期,习武风尚渐渐兴起。
到“正”字辈,早年因父辈的兴旺,教育有保障,能文则文,能武则武。人口方面则以近3倍的速率增加,达到120人左右。由于人口的进一步增加,资源消耗及财富消耗都大增,自然资源已无法满足秦氏的发展。当时川省人口大发展,各地情形差不多,由于身处大山、乡土情结等因素,致使秦氏未向外发展,没有获得更多的自然资源,因而也没有得到更好的发展。族内贫富分化相当明显,内部资源争夺已属正常现象。据秦光义讲:秦世宽死后,坟埋得好,后人尚武,其四儿人称秦四老爷。秦四老爷在重庆府以武取得两顶顶戴,其家的造纸发展规模也了不起;当时四老爷的住宅在今祠堂处,即“中马”左边山脉坡脚,另外两边沟坝都修满了房屋,占地面积约700平方米。由于财大气粗,为人骄横,人称秦褐麻(一种茎叶上的绒毛有毒的植物,能祛风湿)。其家正前面是一块大田(约两亩地),右侧10米处及大田对面都是一条石板大路(今大水村亦名西复寺到虎峰场的必经之路),路人经过,恶狗咬人,主人没有喝斥、追赶的意思。有一道士经过,见此情形,心想,这家人太霸道,要煞煞风水;于是就对秦四老爷说:“你的家业这么大,但左右各是一条沟(左边通大水沟,右边锁口窑沟),如果能将左边的沟填上,财运会更好。”其实这儿的地形是五马归槽,祠堂对面是乌龟形的坡,有一棵很大的松树(此树在解放后大办钢铁时被砍伐),要两三个大人才能合抱,是拴马的桩,每晚都能听到马儿到大水沟喝水发出的马铃声(此为传说)。秦四老爷听信道士之言,于是将舀纸烧煤的灰渣全部倾倒在祠堂左前方100多米处的山丫处,并且让其他纸厂的灰渣也倒在这儿(此事为真,1980年左右,我和我的小伙伴及一些成人就在这里多次筛炭渣灰用于三合灰打地面,由于炭渣灰时间久远,打的路面易长青苔)。本来沟底比世宽坟台低约2米,灰渣高度最后比世宽坟台高2米多,即灰渣堆码4米以上(后来在灰渣上还修了一条过水沟,现在这儿修了公路,将灰渣削掉约1.5米),渐渐地马儿断绝喝水通路,再也听不到马铃声。四老爷的事业开始衰败,家中过年煮的猪头,煮好揭开盖一看竟是人头,急忙命人丢弃在后阳沟,结果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