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天水堂永州零陵一脉虎天支脉发展概况
2015-07-16 23:08:34   来源:秦氏宗亲   评论:0 点击:

主题词:资源人口财富教育发展人类的生存发展,必须依赖自然资源。任何时代,人们的衣食、日常所需无不直接或间接来自自然资源。自然资源包括土地、森林、山川、矿产等。人均占有资源越多,则人们的生活条件就越
主题词:资源  人口  财富  教育  发展
    人类的生存发展,必须依赖自然资源。任何时代,人们的衣食、日常所需无不直接或间接来自自然资源。自然资源包括土地、森林、山川、矿产等。人均占有资源越多,则人们的生活条件就越好。因此,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人类对各种资源的占有史,与其他生物对资源的争夺史,同时也有同类之间对资源的争夺史。人类争夺自然资源的目的是求更好的生存条件,因此某一段时间某一区域的人占有自然资源的多少决定其生存条件的好坏,也决定了其在一定时段内的发展状况。对自然资源的获取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从大环境看,还和国运有非常密切的关联。观我虎天秦氏自入川至今的生存发展,也是因占用自然资源的改变而改变。
一朝、一晓两位入川先祖的前几辈人都在湖南永州零陵县孝悌乡繁衍生息,由于人口的发展,人均资源越来越少,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不少人未等政府的填川诏令,早已自发迁移,另觅生存之地,于是辗转奔波经贵州桐梓县来到川东重庆府铜梁县长安里。一朝先居月桥,后迁曲尺湾(秦家石坝子),而一晓则居柑子坝(介于天锡和庆隆之间,处于小安溪河边,与秦家石坝子相距不出一里)对面的马家湾。月桥、曲池湾、柑子坝都是农耕生产的好地方,由于没有其他资源,只能据此推测,当时我秦氏入川先祖还是以农耕为主,刚来时一穷二白,经过两三代人的艰苦耕耘,才开创了基业。现将两脉系发展概况分述于后:
 
秦一朝脉系发展概况
 
一朝长子大胤率弟5人及子侄7人于雍正七年买下张敝甫曲池湾一带田土,繁衍生息。由于曲池湾地处大湾合一小湾之处,宅基在两湾之间的山脉落脚处,山形水势俱全,又处于两山脉之中间,显得幽静自然,为当代以前之理想居住地。宅基背后既有秦氏墓葬,也有陈氏墓葬,据当地人说,在破四旧和文化大革命时,曾将陈氏墓葬挖出,有清朝官服和腰带,听说还是一个不小的官员。可见这是一个发家之地。在宅基前面是一湾水田,右面向上也是一湾水田,就是在以前最自然的条件下也能旱涝保收。在宅基前面约300米处为一个宽为20米左右的隘口,出隘口就是一大片农田,在隘口的左边是约100平方米的石坝子,因我先祖在此居住后,易名为“秦家石坝子”,此名沿用至今。因为有很好的农耕条件,加之一朝公子孙男丁兴旺,再加上辛勤的耕耘,使我先祖在入川后得到第一次大发展。到“三”字辈时,男丁有10人,分别取名“英、雄、豪、杰、榜、文、武、韬、略、凤”;这10人均是一朝曾孙,且按出生先后排列,在曲池湾长大成人。当时极有可能为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一家人团结奋进,志向高远,从三字辈取名就可看出。
家庭经济发展,人口增多,仅曲池湾、秦家石坝子已无力承载秦氏的大发展;当时正是康乾盛世的雍正时代及乾隆初年,社会繁荣,工商业发达;也许还有其它因素,三英、三杰、三榜均另觅宝地发展,到现在的天锡太公锁口窑一带从事造纸及销售。由于以前墓葬一般是自家祖业之地,如果贫穷无地,则葬在官山坡(官府提供的公用坟地,无风水可讲,也称乱坟岗)。从三英、三杰、三榜墓葬及其后代墓葬来看,三人应是同时或时差在几年内迁到现太公锁口窑一带。这里虽地处东山半山腰,但地势较平,且为铜梁、石鱼到重庆的交通要道之一(铜梁——石鱼——天锡——东山——大路——青木关——陈家桥——歌乐山——重庆),竹木资源丰富,水源较好,又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加之正处乾隆初年,为清朝鼎盛时期,社会需求大,特别是对纸张的需求促进了当时的造纸业的发展。因此,锁口窑、祠堂、大水沟、凉水井一带成为发展造纸业的极好的地方。从这些地方留下的造纸的料池、煤渣、碾槽可知当时造纸的规模很大。锁口窑、老窑沟、大碾子土等地名仍在述说着当年造纸的故事。又由于造纸的需要促进了采煤业的发展。太公1社秦家湾(马厂湾)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釆煤基地。马厂湾这个名字的由来,据传说就是因为当时用马运煤,马匹很多拴在煤厂附近,又称马厂湾。此处在1980—1990年间发生过山体滑坡,主要就是地下的煤层釆空较多造成。由此可见当时马厂湾采煤规模之大,一派兴旺繁荣景象,也正因为如此,才有秦五琏及其后人的兴旺发达,也直接导致其后人中大部分从事与采煤相关的工作,出了不少的管窑师。在当时,秦氏拥有的采煤技术和煤窑管理技术应当是比较先进的。正因为拥有竹、煤两大资源,促使秦氏经济腾飞,人口发展。
三英、三杰、三榜到太公一带,是插占为业呢,还是用银购买,现在不得而知(卖掉秦家石坝子继承产业而从新地置业可能性较大)。总之是拥有竹、煤等资源,经过努力,形成了以造纸为产业的发展态势。另有据可依的是三英大儿四林,担纸一步一步走到川北去卖,担纸的一根木扁担流传到1970年后才修改变窄,经历两百年仍然可用(此为四林后人宗祥口述)。
到“四”字辈时,男丁人口三房中三英两人(四林、四德),三杰三人(四齐、四政、四周),三榜三人或四人(四明、四国、四位)。由于家境殷实,对后代教育比较重视,又因造纸业的发展,雇工多,商贸发达,地处交通要道旁,因此信息通畅,当时的学堂就在交通要道上,这些都为五字辈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到“五”字辈时,男丁人口,三英这一房有四人(五松、五柏、五耀、五亮),三杰这一房有十人(五臣、五义、五龙、五琏、五洪、五玉、五千、五登、五 /、五用),三榜约有六人(五顺、五遂、五 /、五超、五 /、五喜),共约二十人。由于有一定数量的人口,加之良好的教育,对外的交流,本地充足的资源,和国运昌盛,使五字辈的财富增加更多。其中突出人物为三杰之二房孙五琏,从其墓葬规模和碑的纹饰可知其曾在朝为官,据说是文官,夫人碑文上载:“皇清待诰”,其经营的煤厂规模在当时周围来说应是最大的,集聚了相当多的财富。五字辈大多数活着时为死后建有墓室——“生苑”,虽说这是当时的社会风气,但也需要财富的支持。据说,留在曲尺湾的一朝后人部分没有男丁传后,不知其名,留有后人的就只有汝智后人五伦、五斌及迁到壁山天堂庵的五斌,此时不知何故都离开了曲尺湾另谋发展,分别在柏杨罗家湾、太公、天堂庵居住。
到“世”字辈,人口进一步发展(入川时先祖经长途跋涉,体弱者被淘汰,因此留下者均为体格健壮者,其生存力极强,后代传承其生存力强的特点,生得多,存活率高),男丁每代以2.5倍的速度递增,。此时男丁人口已达45人左右,人口资源消耗增加,但自然资源仍然可以维持发展,总的财富积累还在增加,但人均财富显然不及五字辈;族内贫富分化比较明显。此时是秦氏发展的巅峰时期,习武风尚渐渐兴起。
到“正”字辈,早年因父辈的兴旺,教育有保障,能文则文,能武则武。人口方面则以近3倍的速率增加,达到120人左右。由于人口的进一步增加,资源消耗及财富消耗都大增,自然资源已无法满足秦氏的发展。当时川省人口大发展,各地情形差不多,由于身处大山、乡土情结等因素,致使秦氏未向外发展,没有获得更多的自然资源,因而也没有得到更好的发展。族内贫富分化相当明显,内部资源争夺已属正常现象。据秦光义讲:秦世宽死后,坟埋得好,后人尚武,其四儿人称秦四老爷。秦四老爷在重庆府以武取得两顶顶戴,其家的造纸发展规模也了不起;当时四老爷的住宅在今祠堂处,即“中马”左边山脉坡脚,另外两边沟坝都修满了房屋,占地面积约700平方米。由于财大气粗,为人骄横,人称秦褐麻(一种茎叶上的绒毛有毒的植物,能祛风湿)。其家正前面是一块大田(约两亩地),右侧10米处及大田对面都是一条石板大路(今大水村亦名西复寺到虎峰场的必经之路),路人经过,恶狗咬人,主人没有喝斥、追赶的意思。有一道士经过,见此情形,心想,这家人太霸道,要煞煞风水;于是就对秦四老爷说:“你的家业这么大,但左右各是一条沟(左边通大水沟,右边锁口窑沟),如果能将左边的沟填上,财运会更好。”其实这儿的地形是五马归槽,祠堂对面是乌龟形的坡,有一棵很大的松树(此树在解放后大办钢铁时被砍伐),要两三个大人才能合抱,是拴马的桩,每晚都能听到马儿到大水沟喝水发出的马铃声(此为传说)。秦四老爷听信道士之言,于是将舀纸烧煤的灰渣全部倾倒在祠堂左前方100多米处的山丫处,并且让其他纸厂的灰渣也倒在这儿(此事为真,1980年左右,我和我的小伙伴及一些成人就在这里多次筛炭渣灰用于三合灰打地面,由于炭渣灰时间久远,打的路面易长青苔)。本来沟底比世宽坟台低约2米,灰渣高度最后比世宽坟台高2米多,即灰渣堆码4米以上(后来在灰渣上还修了一条过水沟,现在这儿修了公路,将灰渣削掉约1.5米),渐渐地马儿断绝喝水通路,再也听不到马铃声。四老爷的事业开始衰败,家中过年煮的猪头,煮好揭开盖一看竟是人头,急忙命人丢弃在后阳沟,结果拾狗粪的白捡一个猪头来吃。自此,四老爷就彻底衰败,时间大约为1860年左右,为清朝两次鸦片战争及以后一段时间。而正字辈的其余人等,远没有其父、祖辈的辉煌,但家境大部分还算殷实。
到“仁”字辈,男丁人口达到高峰,耗用资源也最多,加之国运衰微,造纸和采煤只能是其中一部分人拥有产权,且较分散;大部分人只能分得一点山林和很少的耕地。此时凡是坡度较小能开垦的地均已开垦。由于人口多,居住地也开始分散,垮房子屋基为三杰后人修建,风车沟屋基为三榜后人修建。这两个地方交通不方便,仅因为有一些耕地,或有一些薄的煤矿,甚至野猫沟上面没有耕地没有水源也开辟为屋基。由于没有将过多的人口向外扩散,资源严重不足,使人们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有的甚至沦为盗匪。据我父秦光怀讲,“剐人坟”就是秦氏后人当抢匪被人剐面而亡后埋的坟。此时秦氏普遍无力为后代提供良好的教育,部分因贫穷而迁到其他地方生活,没有留下名号。但迁到金土的三英后代则有例外(因其为长房,仁、伦两辈均比太公的人、伦两辈早几十年)。
到“伦”字辈,男丁人口比“仁”字辈更多,但解放前有记载的并不比“仁”字辈多。此时已是清末,辛亥革命时期,局势动荡,许多秦氏后人沦为贫民,加之鸦片的传入,部分人抽鸦片,富的变穷,穷的更穷,资源争夺更激烈,对外扩张受限(局势动荡不安),传统的造纸、煤业受到影响。拥有资源的人只占少数,穷人当中有近三分之一男丁未婚。自辛亥革命后,国内一直战乱不断,军阀混战,国内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不断的战争中,兵员损耗极大,无人参军,只好抓壮丁。先是两丁抽一丁,独苗的就捐资;后来见人就抓,有钱的拿钱取人,无钱的只好当炮灰。因此“伦”字辈及长房的“光”字辈约一半男丁被抓壮丁,大部分因壮丁费而贫穷,加之吃鸦片、战乱、瘟疫,造成一部分男丁为单身。此时人口急剧下降,在人口方面已没有“正、仁”两辈的兴旺,经济方面更是相差甚远,这种情形一直到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拥有资源的少数人中,部分是继承祖业;有部分是辛勤劳动,白手起家,如我的祖父秦双全,父母在3岁和5岁时就去世,跟着跛脚的二伯长大,靠挑煤、帮别人舀纸到自己办纸厂,挣下一份产业;也有少数是在继承祖业的基础上,经过自己的奋斗,运用一些权力和手段,从而拥有较大产业,如秦少卿从父辈继承较好的资产,加上一张铁嘴,为人打官司,资产越积越多,后来任保长,秦氏族长。据熊发珍(金土4社,秦光银妻)讲,她家本来在太公垮房子住,由于秦少卿不断催收壮丁费,上次的费用还未还清,下一次的费又派来了,一家只好连夜搬到时任石鱼乡长的秦建武所在的金土村居住。解放后,据说秦少卿与解放军征粮队对着干,从而遭镇压,其家被抄,各类契书被烧,也包括秦氏的族谱资料。
解放后,社会比较稳定,但秦氏一部分是地主土豪,他们发发展受到影响,而贫下中农则有好转,感觉翻身做人。但60年代三年自然灾害及以前大办钢铁、吆麻雀、大跃进等原因,使秦氏人口出生不多,经济上更不用说,只要留下一条命已经是万幸。“大锅饭”吃后,各家没有存粮,又遇天灾,有草根、麻叶等吃还算不错,有的吃粘土,不能大便,肚子肿得像鼓。解放后大力发展卫生事业,各村都有赤脚医生,各种传染病得到控制,到文化大革命时,没有控制人口,秦氏人口在1963—1980年有一个生育高峰,基础差、底子薄、人口多、大生产、不许流动,因而生存质量不高,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实行计划生育后,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男女平等,使秦氏的生存质量得以提高,对子女的教育也比较重视,加之改革开放,四处谋职,秦氏子孙各尽其能,走上稳步发展之路。
 
秦一晓脉系发展概况
 
一晓一脉的发展在时代背景方面与一朝一脉相同,相似之处略过,主要讲不同之处(由于本人对一晓一脉仅在搜集资料时有所了解,现仅述我所了解的极小部分,许多重要的发展情节并未提及,敬请谅解,也请知情人以后提供详情)。
刚入川时,一晓仍以农耕为主,由于男丁出现得晚,加之那个时代重男轻女,认为“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也许一晓、大旭、汝凤三公子女甚多,但可以说明发展状况的是成年男丁在大旭、汝凤两辈为独一的一个,因此家族势力及经济实力均受影响(男丁少,基本为农耕,经济不可能很富有)。据一晓后代说,一晓初入川在柑子坝(小安溪庆隆上游),从其位置看应是一个农耕的好地方,到三榜公时,移到小安溪介于天锡和虎峰之间的双河口芹菜湾发展,此处田土肥沃,适宜农耕,而且水路交通方便,因此家境殷实,为此脉的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三榜之邹氏共育成年男丁7人(四位、四福、四祥、四达、四赓、四禄、四钦),都成家立业。由于芹菜湾无法满足7个儿子发展的需要,因此其大儿四位的部分后人迁到石柱高家湾发展,并以此为中心散开,主要居住地为石柱、久远两村和芹菜湾,仍以农耕为主。其二儿四福后代以芹菜湾为中心散开,因无详细资料,关于其后代的叙述没有十分的把握,也没有相对集中的聚居地;其后代农工商具有,分散于东山、石梯、月桥、久远、福果、永川板桥等地。其三儿四祥则迁移到翰林大堡坡石窝坵发展,并以此为中心扩散,主要居住地为石梯、翰林,以农耕为主。其四儿四达也迁到翰林大堡坡石窝坵发展,后人则向青符、虎峰街道、石柱、新胜扩散,农工商具有,且有从医者,各行各业都是当地的佼佼者,表现相当优秀;农耕者为地主,经商者店铺多,从医者医术高明,受人尊重。其五儿四赓则迁到西泉接厅、前进等地发展,并扩散到柿子、司马等地,后代能人辈出,士农工商具有,江湖舵爷也有。其六儿四禄则以芹菜湾为中心向久远扩散,以农耕为主,出了一个有名的道士秦世楷。其幺儿四钦由于至今本地已无男丁传下,因而不知发展方向及情况。
三榜公与一朝公的“五、世”两辈为同时代的人;三榜的7个儿子与一朝公的“世、正”两辈为同时代人,均处于清朝鼎盛末期,社会稳定,加之秦氏传统是勤劳、节俭,士农工商俱有,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从墓葬及屋基可以看出),使得三榜的孙辈人口大发展。“四”字辈由于向外扩张,占有一定土地资源,发展较好,而且各房子嗣大部分在四至六人之间,使一晓一脉人口一改较少的状况,人口膨胀。在“五”字辈成年时,已进入咸丰年间,即1860年左右,此时已进行了两次鸦片战争,国运逐步衰退,加之人口膨胀而没有像“四”字辈那样普遍向外扩张,因此人均占有资源较少,但还能解决温饱问题,贫富分化比较明显,富裕人士从事农工商的都有,逐步倾向工商业。
到“世”字辈时人口进一步发展,大部分人分家所得土地资源有限,有的甚至没有土地,许多人劳累奔波,劳伤早逝,除部分富有者外,大部分寿命都不长,三四十岁就死亡的还不少,男性能活到60岁就很不错了。早逝者中,其后代在成长中受尽艰辛,缺乏人文教育,不知先祖为谁。(这种现象在一朝公之“仁”“伦”两辈身上较为突出。)
“正、仁、伦”三辈身处清朝末年、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及抗日、解放战争,战乱频繁,部分被抓壮丁,绝大多数家庭承受战争的后果,税负过重人口增长放缓,但没有一朝后代大量减员的现象。
解放后,在60至80年代一晓后代又有一次生育高峰,从而使一晓后代人口数量接近一朝后代人口数量。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及以后国内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特别是人口稠密地区,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秦氏人口增速放缓;同时,国内实行改革开放政策,部分敢干敢闯的人富起来了,由于自身素质及能力的关系,相当一部分没能守住财富。现在各行各业均靠实力打拼,我虎天秦氏从整体来看应注重教育,提升个体素质,自信、合作、拼搏,并加强整体合作,团结奋进,发扬我族优良传统,勤俭节约,则我秦氏振兴有望。
 
                                                              秦颢桉
                                                            2007/10/2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湖南省永州市秦岩洞秦氏宗族简介
下一篇:秦观后人在桂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