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是秦人建立的?
2014-09-09 20:58:29   来源:网络资料   评论:0 点击:

日本古代文献中最早记载徐福事迹的是11世纪末源隆国的《今昔物语》一书,此后史书中开始频繁地出现徐福的身影。《富士古文书》记载:徐福一行,奉秦始皇之命,到富士山采取不老长寿之药,因以居也。《神皇正统记
日本古代文献中最早记载徐福事迹的是11世纪末源隆国的《今昔物语》一书,此后史书中开始频繁地出现徐福的身影。《富士古文书》记载:“徐福一行,奉秦始皇之命,到富士山采取不老长寿之药,因以居也。”《神皇正统记》记载:“四十五年乙卯(公元前246年),秦始皇即位。始皇好神仙,求长生不死药于日本,日本欲得彼国之五帝三皇之遗书,始皇乃悉送之。其后三十五年,彼国焚书坑儒,孔子之全经遂存于日本。”17世纪末日本学者新井白石的《同文通考》更明确地记载了徐福到达日本的地点:“今熊野附近有地曰‘秦住’,士人相传为徐福居住之旧地。由此七八里有徐福祠,其间古木参差,相传为其家臣之冢。如斯旧迹,今犹相传,且又有秦姓诸氏,则秦人之来往乃必然之事也。”现代作家饭野孝宥在《弥生的日轮》一书中甚至列举了跟随徐福到达日本的528人的人名!

    徐福东渡,是从哪里启航,经循什么路线,又是在哪里上岸的呢?

    从秦朝时期的交通情况和地理位置分析,学者们倾向于以下七个出海口:

    其一,碣石港(今秦皇岛);

    其二,胶州湾畔的徐山(今青岛黄岛开发区);

    其三,琅邪港(今山东省胶南市琅邪山附近海湾);

    其四,古游水河河口(今赣榆县柘汪镇);

    其五,古朐港(今连云港夹山口岗嘴港遗址);

    其六,今浙江宁波附近;

    其七,山东省登州湾(今龙口市黄县)。

    七个出海口都是天然的深水良港。不过其中琅邪港和古游水河河口的可信度更高一些。秦始皇非常喜欢琅邪,一生四次来到琅邪。第一次出巡就在琅邪停留了整整三个月,并迁三万户百姓到琅邪,免征12年赋税,修筑琅邪台,立石刻,歌颂秦始皇的功德。为解决北方粮饷,秦始皇开辟的北方航路的起点正是琅邪港,从琅邪港入渤海,转道今天津附近的古黄河,经水运转输至咸阳。而且徐福第一次上书也是在琅邪,秦始皇爽快地批准之后,极有可能就近出海。古游水河河口有地下整整一层的2500年前的碳化木为支撑,又是徐福的家乡,就近召集亲属非常方便。

    徐福船队东渡的路线,同出海口一样,也是诸说纷纭,其中有“北路说”和“南路说”。

    “北路说”:船队沿黄海北上,至荣成湾成山头,循黄海暖流东支流向,北上朝鲜半岛,再沿朝鲜半岛西岸南下,越朝鲜海峡,经济州岛,扬帆漂流至对马海峡,汇合对马暖流到达日本九州。也可从成山头直航至朝鲜海峡、济州岛、对马海峡,抵达日本九州。

    “南路说”:从琅邪港或海州湾(古游水河河口)入海向南,沿苏北沿岸流(寒流)南下,到北纬32度左右,折向东转入对马暖流(黑潮分支),北上抵达日本九州。

    《史记》所载的徐福到达的“平原广泽”到底是指何地?换言之,徐福船队上岸的具体地点到底在哪儿?

    香港中山大学的卫挺生先生在《日本神武开国新考》中说:“然查东海各岛,当时除日本畿内地方外,更无一处有平原广泽者,此绝难错认之极大标志,断无人能加之于东海之任何他处。”这从日本和歌山新宫町《秦徐福碑文》也得到验证:“今东海可当蓬莱者,无可舍皇国他求,则谓日本国,得其实也必矣。”

    徐福的上岸地有多种说法。据日本学者考证,徐福船队在九州熊野县新宫市的波多须浦登陆,上岸后,经武雄进入筑紫平原。1966年,这段路途上发现了“阿房宫朝砚”。佐贺的“金立神社”惟一祭神为徐福。每年4月27日,还要举行为时三天的“徐福大祭”,这是佐贺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祭典。每年秋收后,当地居民要以“初稻”奉献“金立神社”的徐福。佐贺平原是日本稻作的发祥地,当地居民深信这些农作技术是由徐福传给他们的祖先的。还有人认为徐福船队在新宫城上岸。新宫城位于和歌山县,登岸处有一座红色的神社,立有徐福墓碑,用中文记录徐福到日本寻找长生不老药,以及为什么在日本定居的经过。墓碑立于1834年,碑上“徐福之墓碑”五个字出自一位高丽书法家的手笔,上面的诗歌则是一位日本汉学家写的。还有人认为徐福船队在三重县熊野市的波田须和矢贺登陆。波田须原称“秦住”,徐福船队自称秦人,“秦住”这个地名说明徐福他们在此地登陆,并且定居下来。徐福的子孙称自己为秦,日本姓名中波田、波多、羽田、畑等都和“秦”字的读音相同。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就自称是秦人的后代。矢贺的丸山有徐福宫,宫里藏有徐福所用过的大小约20公分的“摺鉢”(壶)以及出土的秦代的钱币。当地的天台乌药传说是徐福所寻找的长生不老的仙草。1979年2月,和歌山县新宫市市长来华访问,将早期从浙江天台山带去的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天台乌药的三株树苗赠送给邓小平。



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天台乌药



    历史上最早提出徐福即日本开国皇帝神武天皇的是清朝驻日参赞、大学者黄遵宪。黄遵宪认为,日本三件从神武天皇以来的传国重器——剑、镜、玺——都是秦制;君称尊,臣称命,大夫、将军等称谓都是秦语;以及敬神、祭祀等都是秦朝礼仪,因此断定神武天皇即徐福。

    1950年,香港学者卫挺生出版《徐福入日本建国考》一书,根据中日史籍、古物、古钱及徐福在日本的行踪等,从地理、时代、舟师等方面的十大巧合,证明“秦代使者徐福就是日本开国第一代天皇神武”。

    这十大巧合非常富有传奇色彩,兹转录于下。

    第一、地理符合。《史记》所载徐福到达“平原广泽”,而日本本州岛有平原和广泽。

    第二、时代符合。徐福是秦汉间人物,神武天皇遗物三种神器中有秦代白铜镜和环头大刀,足证神武也是秦汉时代人。

    第三、舟师符合。神武天皇东征时,使用舟师,这就是徐福取得秦始皇的征发令而征发的东海的船队。

    第四、少男少女符合。徐福凭借征发令,征发数千少男少女渡海。再看神武天皇东征时,拥有男军和女军。

    第五、五谷百工符合。神武天皇东征途中,驻屯军队数年,是为制造兵器、贮备食粮和增造舟楫,而是赖有徐福带来的五谷种子、各种工匠和器具器材才能成功。

    第六、政治思想符合。徐福生于秦统一以前的齐国。秦灭齐设郡县后,他在大陆居住不过一年。他的政治思想当然不是秦汉的郡县制度,而是秦以前的封建制度。神武天皇建国后,在大和施行的政治制度是封建制度。



古人绘制的日本第一代天皇陵园外景图



    第七、愚民政策符合。秦始皇焚书坑儒,是统治人民思想的愚民政策。神武天皇将秦汉时代的镜和剑用为神器,采用秦汉以前的政治制度和祭祀制度,又不使用中国的文字和语言,显然这是禁止诗书、百家之言的一种手段,这也是愚民政策。

    第八、神话符合。在齐国祭典中,除各国诸侯共行的“社稷五祀”(金木水火土)之外,还有特有的“八神”。一曰天主,祀天齐。二曰地主,祀泰山梁父。三曰兵主,祀蚩尤。四曰阴主,祀三山。五曰阳主,祀芝罘。六曰月主,祀莱山。七曰日主,祀成山。八曰四时主,祀琅邪。

    依据日本神话,皇孙降临日向,娶大川神(地主神)之女,生四子:火明命、火进命、火折命(亦称火阑降命)和彦火火出见尊。这正是—日四时主神,与琅邪所祀一年四时主神一模一样。这里需要往意,徐福是琅邪人。神武天皇父名彦波潋武,与徐福之父猛同名;而且其祖父,与徐福故乡琅邪山所祀四财主神符合。符合如此之巧,显然绝非偶然。

    第九、年代符合。据《神武本纪》,第八年正月在太和(邪马台)原神宫即王位,其即位元年当是纪元前203年。

    据至今多数学者所主张,假定卑弥呼即神功皇后,据《魏书·倭人传》,已知卑弥呼薨逝于纪元247年;其450年前即神武元年,正是纪元前203年。

    第十、地下考古符合。日本考古学对于日本古代文化,分为明显不同的两个系统,一是岛上固有文化,学者称为“绳纹式文化”;另一个是由外部侵入的“弥生式文化”。

    日本的弥生式文化,与中国大陆秦汉间文化完全相同,较日本列岛固有的石器时代绳纹式文化先进数千年。所谓“弥生式文化”,是徐福向日本列岛移民时同时带入的,地下出土物可以确证。

    至此,根据中国史官记载完备的正史史料、官文书和当时当地人耳闻目睹的记录,考证地理,考证日本的历史传说,考证日本历代遗物和日本地下出土古物,结果证明徐福渡海建立的王国,就是日本近畿。

    日本神武天皇——“神日本磐余彦尊”的建国,与徐福的建国是同一时间,同一思想,同一制度,各方面无不符合。因此,二人的建国,是同一事同一人。所谓“神武天皇”,乃是徐福后裔在第八世纪对徐福追谥的谥号。

    卫挺生此书一出,在日本政学两届引发了巨大的轰动效应,赞否交加。在裕仁天皇之弟三笠宫殿下的支持下,1977年卫挺生《徐福入日本建国考》一书在日本翻译出版。



赣榆徐福祠



    现代学者马非百认为徐福是有目的赴日本的:“其意初不在求仙,而实欲利用始皇求仙之私心,而借其力以自殖民于海外。”(《秦集史》)如此说来,徐福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殖民者。

    海外殖民的动力应当是秦律的严苛。秦律的严苛是有名的,而且劳役众多。就像孟姜女的眼泪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对长城的尖锐诅咒一样,徐福东渡的行为也展示了秦暴政所能达到的最远限界:在孟姜女身上是长城,在徐福身上是大海。秦暴政止步于这两大限界之内,对着长城以北的浩瀚草原和海岸以东的浩渺烟波望洋兴叹。

    生活在这堵中国的柏林墙之内的徐福,毫无疑问是一个先知先觉者,又是一个下大决心的人。方士的身份训练了徐福对各种必备技术的熟谙,沿海发达的造船业奠定了徐福庞大船队的基础,加上徐福的精心擘划和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遂成就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海外殖民的成功。从此之后,对中国人来说,海洋,重新变成了天堑,两千多年以降,再也没有人踏上那裹卷着海鸥和飓风的波涛了。

    (原载《中华遗产》,收入《乱世的标本:中国历史上的乱世人格症》,山东画报出版社2008年6月第1版)

相关热词搜索:日本国

上一篇:徐福东渡之谜:日本首相自称"秦人后代"?
下一篇:日本人的祖先是陕西关中的秦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