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秦观淮海集版本汇编
2015-07-01 22:11:51   来源:北京秦峥   评论:0 点击: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宋孝宗乾道癸已(1178)高邮军学所刊《淮海集》本。是集为王定国所编,都四十九卷,分订十册。其板半叶框高20.7厘米,广l4.2厘米。十行,行二十一字。精镌欧体,险劲秀拔,一如法帖然。今藏日
\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宋孝宗乾道癸已(1178)高邮军学所刊《淮海集》本。是集为王定国所编,都四十九卷,分订十册。其板半叶框高20.7厘米,广l4.2厘米。十行,行二十一字。精镌欧体,险劲秀拔,一如法帖然。今藏日本内阁文库,且列为“国宝”,其珍重可知。笔者曩曾遍访宇内,获知人间惟存此孤本全帙。据日本京都大学清水茂教授函旨:“尊祖少游公以诗词名震天下,敝邦内阁文库藏宋高邮学军刊《淮海集》,列为国宝。先生有机会来访敝邦,可睹其书。”后承清水茂、波多野太郎两教授协助,拍摄书影惠赠。今更影全书见贻,由高津君孝护送来华。按此书原本因年代久远,略有蠹蚀。书后有日本下总守市桥长昭跋语,言其募求之艰难:“此非独在我之为艰,而即在西土(指中国)亦或不多,则长昭之苦心可知矣”;因恐“散委于百年之后”,故于文化五(1808)年将此书寄藏于文庙。后辗转入内阁文库,宝藏至今。
秦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宋本,盖滂喜斋旧藏残卷也。该书先后为明吴文定、文寿承、周天球、李日华及清朱卧庵、江郑堂、黄荛圃、张芙川、沈韵初所藏,其后归潘文勤,复入苏州吴湖帆家。今所残存者,计目录二页,《淮海闲居文集序》等四页,词集之上卷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及中卷第二、第四页,共计15页。其钞补者,出自清初朱卧庵之手,当是据明嘉靖张綖刻本。据残存全集序及目录观之,是书亦与王定国本相似。而下条著录之锡山秦氏家藏本,版式复与此相类。所收之词皆为七十七首。吴湖帆跋云:“两本行款笔道全同,而此册之清楚精致,令人神往!”故唐圭璋先生称吴藏为“宋乾道刻本②,是本与锡山秦氏藏全集本同出一源”云。(《宋词版本考》)此书今藏上海博物馆。按其版本,当为乾道高邮所刊全集本之单行者,而非“单刻”。然此单行本并不及高邮全集本清晰,特刷印较晚耳。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旧传乾道年间杭州所刻《淮海集》本,以余考之,实为宋(高邮)刻元印(或宋末)之本、而经补刻者。如《临江仙》之“微波”误刻“徵波”,而乾道高邮原刊本则不误也。是书原为秦氏家藏,后人清宫,继而由故宫博物院图书馆收藏。按此长短句残帙所存,计上卷第一、第二、第五、第六数页,中卷第六、第七、第八数页,下卷第一、第七两页,共九页。其阙者,已经钞补。至补钞所据,疑用明万历李之藻刻本。盖以两本相校,如《八六子》之“红社”、《一落索》之“飞空”等等,所误皆同,即知其所从出也。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宋光宗绍熙王子(1192年)谢雩重修乾道癸已高邮军学所刻全集本。版心上记字数(半版十行,行廿一至廿四字不等),下有刻工姓名如曲钅 斤  、刘仁、刘志、刘明、刘文、刘宗、李宪、潘正、周佾、赵通等。鱼尾下有“秦卷×”字样。书中凡桓、构、慎字皆缺末笔,确为南宋前期刊本。今藏北京图书馆。
秦淮海词   
宋尤袤《遂初堂书目》在“乐曲类”载有《秦淮海词》,惟不明卷数,盖尤目例皆不列卷数也。按尤氏藏书后毁于火,此书亦不复见。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七云:“《淮海集》四十卷,后集六卷,长短句三卷”。此亦宋本,惟刊地未详。
淮海集一卷  
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歌词类"列《淮海集》一卷。实即南宋开禧、嘉定间长沙刘氏书坊所刻《百家词》本也。按直斋尝列《百家词》全目,云“自《南唐二主词》而下,皆长沙书坊所刻,号《百家词》。其前数十家,皆名公之作;其末亦多有滥吹者。市人射利,欲富其部帙,不暇择也。”在百家中,《淮海集》列为第十一,序次较前,盖“名公之作”也。而书版刊刻,或较“其末”厥为精焉。今佚。
淮海琴趣外篇
南宋闽刻《琴趣外篇》本。按“琴趣”为当时词之别名,曰某某词者,亦可称曰某某琴趣。而《琴趣外篇》疑即名家词集汇刻之名也。故《直斋书录题解》卷二十一有《注琴趣外篇》三卷,云为“江阴曹鸿注叶石林词。”《季沧苇书目》云有“欧(阳)文忠、秦淮海、真西山琴趣四本,宋刻。”钱警石《曝书杂记》云及曾“访古盐张氏主人,见有宋版《琴趣外编》③,乃欧阳文忠,黄山谷、秦淮海之词稿也。”是书本为涉园所藏,惜已佚去。故《涉园序跋集录》惋惜《淮海琴趣》“为四库馆臣所未知。设兼得之,不更快耶!”又:徐乾学《传是楼书目》亦载宋刊《淮海琴趣》。清康熙辛亥(1671)黄子鸿校本尚及引据,今佚。现存世者,尚有《醉翁琴趣外篇》六卷、《山谷琴趣外篇》三卷、《晁氏琴趣外篇》六卷、《闲斋琴趣外篇》六卷等,可作旁证。
淮海集   
南宋宁宗时眉山刊本,世称蜀大字本。版式行款与苏文忠、苏文定、陈后山三集全同,框高21.5厘米,广l6.9厘米,字似颜体,半版九行,行十五字,白口,左右双栏,版心上鱼尾下题秦目,再下记页数。卷一首叶中缝有“眉山文中刊”五字。第七页中缝有“南仁刊”三字。书中避宋讳至“廓”字止。原藏瞿氏铁琴铜剑楼。叶遐庵云:“此本既是四十六卷本,应附词集。惜瞿氏所藏已系残帙,无从考证。”(《淮海词版本系统表》)按:瞿氏所存仅宋刻残本二十六卷,未见有词;而遐庵所云“应附词集”,亦猜测之辞,确否待考。此书今藏北京图书馆。
明    代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宋刻明修《全集》本。无序跋,首页即为目录。就版式、行款、笔势、刀工而言,与乾道高邮本同。每半叶十行,行二十一字。白口,左右双栏。长短句板心下所记刻工姓名,有刘仁、刘文、刘志、刘宗、曲钅 斤  、赵通等,亦皆见于高邮本,可证其原为同板。此本残缺之叶已钞补,今藏上海图书馆。另,北京大学图书馆亦藏残本一部,有黄丕烈跋。又按:此书宋刻之原板,当即高邮军学板,后经谢雩等补刊。明初移入南京国子监,疑其后又移北京国子监。故盛仪称“板旧藏国子监,岁久漫漶”;张綖亦称“北监旧有集板,岁久漫瑁漶”者也。至于明代修补之时,似当在鼎革之初。
淮海词一卷   
明正统辛酉(1441)。海虞吴讷所辑《唐宋名贤百家词集》(题签或称《唐宋名贤词》)本。亦即《千顷堂书目》所称《四朝名贤词》也。是书既为明钞词集总汇,时去古未远,存录善本必多,故在词学研究与词籍校勘方面,颇有价值。辑者吴讷,字明德,《明史》有传,累官禁廷顾问、监察御史、浙江右佥都御史、左副都御史等职,至英宗正统四年三月以老致仕,家居十六年而卒,年八十六。是书为致仕后所辑,但未刊刻。据《百家词目》所列,书中自《花间》、《尊前》而下,迄宋、金、元、明,计收词集百种(但《笑笑词》重出,实为九十九种。)其中《淮海词》列于第五十五。原本惜已不见,今所存者,为正德间抄本,详下。
淮海词长短句三卷   
明弘治间(1488——l505年间)仪真黄瓒所刻山东全集本,据盛仪《重刻淮海集序》称:“版旧藏国子监,岁久漫漶,仪真黄雪洲中丞瓒一刻于山东。”则此书当为明代最早刻本矣。另据明周祖弘《古今书刻》载,山东布政司曾刻《淮海集》,当即此本。盖弘治间黄瓒尝任山东巡抚也。然此书传世甚少,今只访得台湾中央图书馆藏有一部。
淮海词一卷  
明正德初(约1507——l510年主右)白棉纸红丝栏钞本。题《唐宋名贤百家词集》。红丝栏高二十一厘米,宽一点三厘米,叶二十四行,板心无字。原装九十册,为浙江天一阁旧藏。册中常有“正德丁卯季夏”,“正德五年孟秋”等抄录者题署,可以推知当为正德、嘉靖间范钦筹建天一阁时据吴氏原书传抄。清嘉庆间范懋柱编《天一阁书目》,称“《唐宋名贤百家词》九十册,红丝栏钞本,明吴讷辑并序”。该书至清季辗转流入北方,今藏天津图书馆,为国家二级文物。然已合订为四十册,实际目次亦与吴本《百家词目》略异,盖修补、装帧时之所紊也。其中《淮海词》一卷,在书中序列为第七十八。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明正德辛已(1521)孟春晖刻本。浙江天一阁旧藏。
淮海集一卷   
明嘉靖乙已(1545)江都盛仪序《淮海集》曰:“《经籍考》歌词有《淮海集》一卷,即诗馀也。版旧藏国子监,岁久漫漶。”又据明周祖弘《古今书刻》裁,国子监曾刻《淮海集》。可为一证。
淮海诗馀一卷 
明盛仪《淮海集序》述及“《淮海诗馀》一卷”,又见嘉庆《高邮州志》卷十一《艺文志》。
淮海长短句三卷 
明嘉靖己亥(1539)高邮张綖所刻鄂州全集本。半板十二行,行二十一字。白口,四周单边,綖序称“北监旧有集板,岁久漫漶”近日山东新刻不全。予乃以二集相校,刻之郡斋。”知是本据北监旧本及山东新刻,非全依宋本也。如《望海潮》四首,现存宋本皆无题目,自张本起始见有题。然昕收之词亦七十七首,分上中下三卷。霜厓居士吴梅曾有藏本。今浙江图书馆存藏有一部,原为诒庄楼旧藏,惟长短句于全集外别为一册。又,北京与上海图书馆亦藏此全集本,皆咐有长短句三卷,可为确证。
淮海长短句三卷  
明嘉靖间小字本,即据张刻全集本重刊。版校鄂州所藏为小,疑为当时之普及本。
淮海长短句三卷 
明嘉靖乙已(1545)龙泉胡民表所刻高邮全集本。原序谓以鄂板毁于火,重求善本补刻。书板半叶十二行,行二十一字。白口,四周单边。词后有嘉靖己亥张綖跋,盖用张綖本翻刻之也。书末有綖弟绘所撰《重刻淮海文集后序》,述此书乃据张綖所刻鄂州《淮海集》本“重加校正”而翻刻者也。今浙江图书馆所得诒庄楼旧藏嘉靖乙已高邮州守胡民表刻本,惟存《淮海后集》六卷。但傅增湘藏有胡刻四十九卷全集本,长短句三卷在焉,今归北京图书馆。此外,香港、台湾、上海、天津、山东、黑龙江、湖南、四川图书馆及中科院、北大、南大、复旦、中山、云南大学等,亦各藏有一部。
淮海长短句三卷 
明嘉靖戊午(1558)汉中府重刊张綖所刻全集本。是书半版十二行,行二十一字,白口,单阑,全仿张本。全集前有嘉靖乙已江都盛仪序及已亥张綖序。
淮海长短句三卷 
明华州公署刻全集本,今佚。明张光《淮海文集序》有云:原集“刻之扬州”,而后“不知谁氏好少游,复刻之华州公署,岁月既久,半逸之。”
淮海长短句三卷 
嘉靖乙丑(1565)张光补刻华州公署本。半叶十行,行二十一字。白口,左右单边,上下双边。纸张墨色亦佳。今北京、南京、山东、四川等图书馆有藏,上海藏本,则缺长短句。
淮海长短句三卷
明万历刘显爵刻本集本。今上海图书馆有藏。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明山阴徐谓天池评本《淮海集》附。书前有许吉人序,略谓“余郡徐文长抱昌世之才,其生平学不滥宗,书不罔读,而余于遗箧中得其手批《秦少游先生淮海集》,丹铅错落,似不啻编之屡绝者”。书中“校”字皆作“挍”,知为天启、崇祯间刻本。今北京大学图书馆所藏此版《淮海集》四十卷,无《后集》与《长短句》,疑非全璧;而上海师范大学所藏同治重刊徐渭评本有之,因据以著录。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明万历戊午(1618)仁和李之藻在高邮所刻全集本。是书由邑人王应元、陈有典等校阅,主要依张綖本,兼取明刊诸本之长,然亦不免有误:如《八六子》之“红袂”误为“红社”,《鹊桥仙》之“传恨”错为“傅恨”,《一落索》之“空飞舞”误作“飞空舞”,《虞美人》之三“夕阳”误作“斜阳”,反不如张本矣。是书除长短句七十七首分为三卷外,又附词(补遗)一卷,计十七首,但有三首重见,亦不无赝品。书前有万历四十六年姚镛所作之序一篇,为他本较少刻入者。其书版半叶九行,行二十一字。白口,左右双边。今北京、上海、天津、辽宁、山东、山西、河南、湖北、湖南、贵州、南京、浙江、扬州、无锡、高邮等地图书馆和中科院、北大、北师大、南大、苏大、杭大、南宁师院以及美国国会图书馆均有藏本。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明万历间高邮知州海盐王廷俊校本。王氏曾为李之藻刻全集本时同校者之一。是书今藏美国国会图书馆。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明代翻刻李之藻本。今华东师大图书馆有藏。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明刊本。无序跋及校刻人姓氏,当属全集合刻之本,盖校刻人姓氏已具于前集。此本每半版九行,行二十一字有批有点,颇具特色,年代约当李之藻刊本之后,今藏美国国会图书馆。
少游诗馀一卷
万历间刻《词苑英华》本。即明王象晋辑《泰张(綖)两先生诗馀合璧》。
淮海词三卷
明钞本,丁松生《善本书室藏书志》著录。是书源于宋刊。后有嘉靖已亥南湖张綖跋。
淮海长短句一卷
明代写刻本。题“明郡人李廷芝九畹、长洲袁玄又玄校”,半板八行,行二十字。叶阴叶阳各为单栏。其版心刻“戏鸿馆”三字。书后刻东坡、山谷二跋。此书经钱遵王以朱笔校过,后题二行云:“戊午九月廿七日从不全宋椠本校一过。述古主人遵王。”何小山(煌)以墨笔再校,题云:“辛已五月廿三日再以残宋本校,缺更倍于钱所见本而刻则一也。小山。”另有“乾隆丙戌十二月二十日鲍氏知不足斋收藏”题识。该书原为周叔弢所有,现藏北京图书馆。
淮海词三卷 
旧钞本,每半版九行,行二十八字。书中钤有“荛圃手校”、“平江黄氏图书”、“黄丕烈印”、“荛圃”(以上皆朱文)、“复翁”(白文)诸印。盖经黄荛圃(丕烈)以江郑堂(藩)旧藏宋刻残本《淮海居士长短句》校过,并于嘉庆庚午(1810)年人日作跋,又于甲戌(1814)二月三十日复作一跋,言及残宋本《淮海居士长短句》乃专刻也。又据曹君直(元忠)跋《淮海居士长短句》云:“嘉庆间,荛翁得江子屏家残帙,以校旧钞本,除《长相思》毕曲‘不应同是悲秋’句为各本所无外,其余胜处,旧钞本悉与相同,惟称《淮海词》为异。意丁松生《藏书志》所称‘明钞《淮海词》三卷’后有嘉靖己亥南湖张綖跋者,当与此旧钞本同出宋刊。”此旧钞本既经黄荛圃以宋刊残帙校定,遂由云间韩绿卿收藏。今归南京图书馆。
淮海词三卷
许氏鉴止水斋藏明钞本,钞自张綖本。
淮海居士长短句一册
见明《菉竹堂书目》。
淮海词一卷
见《佳趣堂书目》。
淮海长短句三卷
见《也是园书目》。
秦淮海词一卷 
见《世善堂书目》④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明段斐君在武林所刻全集本。全书似据李刻,盖内容与板式皆同。惟《八六子》中“红社”校正为“红袂”、“怎奈何”校正为“怎奈向”、《鹊桥仙》之“傅恨”校正为“传恨”,《一落索》之“飞空”校正为“空飞”,则又较李刻为优矣。卷末并附《诗馀》,为邓章汉所辑。今浙江图书馆及扬州师范学院均有藏本。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明末钱塘邓章汉刻全集本。其内容大致与宋刻同,惟词调之下标题,则宋刻所无,乃就《草堂诗馀》而增者。卷下《调笑令》十首之中原称“曲子”者,此则曰“词”。(书后又附《诗馀》一卷,乃辑自《草堂诗馀》者,详下。)是书国内流传不多,而日本内阁文库有藏本。其长短句三卷,一题《淮海居士后集》,与他本不同。
淮海后集诗馀   
明钱塘邓章汉辑补,附刊于浙中段刻《淮海集》卷末。每半叶九行,行二十字。白口,左右双边。然补辑仅就《草堂诗馀》所及,仍属挂漏;而校以《花庵词选》、《乐府雅词》、《近体乐府》诸书,知亦有他人之词阑入者;且本集已载之词,又复列入;校勘亦较粗疏,如《阮郎归》之“湘天”误为“满天”,《满庭芳》之“晓色”误为“晚兔”等等,不足以称善本。
*淮海词一卷
明古虞毛晋所刻汲古阁《宋六十名家词》本。毛氏跋谓“订讹搜逸,共得八十七凋,集为一卷”,似为自辑;实则就流行本按词调长短重编次序,又据他书微有增补。其较宋明诸本多十首,然亦不可尽信。书中调名,往往与他本各异,如《如梦令》作《忆仙姿》,《采桑子》代《丑奴儿》,《醉挑源》称《阮郎归》;调名下又常添标题,或附注语。故面貌与宋刻迥异。
淮海词一卷
毛晋汲古阁刻本,实即《宋六十名家词》之单行本也。其特点参见上述。
少游诗馀一卷
毛氏汲古阁传钞本。杭州大学图书馆有藏。
少游诗馀一卷
汲古阁重刊《词苑英华》本。据香港饶宗颐教授《景宋本淮海居士长短句》附录一《饶跋》称:“汲古阁刊《词苑英华》大本精椠,余曾见于南港中研院图书馆书库,友人黄彰健先生出示所过录《英华》本《少游诗馀》,较诸《六十名家词》多出五十六首,其中《行乡子》等七首,《全宋词》已据《康熙词谱》、《历代诗馀》、《皖词纪胜》等书收入附录,尚有“四十九首,未曾采入。”愚按《少游诗馀》共收辑一百四十首,较宋刻多六十三首,除《行乡子》、《念奴娇》等已辑入《全宋词》本之外,其馀不可尽信,盖多有明人之作溷入也。
少游诗馀  
顾耕石(元熙)手写《浣绿居词钞》本。此书墨格精写,版心下镌“容安草堂”,左方自书“耕石顾元熙手钞”七字。此种版本,在潘景郑《著砚楼书跋》中尝有评述。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朝鲜古活字本《淮海集》附。每半版九行,行十六字,白口,四周双阑,朝鲜薄皮纸印。此书似源于李之藻本。当为明末时域外所印。l963年售书人携此见示,因索价奇昂而未收购。今仅据日记记述,容当续考。
清    代
淮海长短句三卷补遗一卷
清初旧钞《淮海先生文集》四十九卷全集本。半板十二行,行二十四至二十九字不等,无格。书前有嘉靖乙已江都盛仪刻书序,序后有虚止阁朱笔跋及西斋有竹轩跋。其中长短句曾经黄荛圃以残宋本校过,今藏北京图书馆。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清初毛扆(斧季)校本。内容胜于其父所刻《宋六十名家词》本。后黄仪(子鸿)曾就此以宋刊全集本及《淮海琴趣》本校勘,为郦衡叔所收藏。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清康熙辛亥(1671)黄仪校钞本。是书曾由南陵徐积馀家收藏,盖即从毛扆原校本中移录而成者。其书收词七十七首。校勘颇有特色,如《望海潮》中“往事逐孤鸿”乃作“归鸿”、“冰澌溶洩”作“溶曳”,《迎春乐》中“花香”迳作“香香”,《浣溪沙)》第二首中“牵恨”乃作“牵系”,《调笑令》之三“深意”作“中意”,其七“花影”作“花树”等等,皆与他本不同,岂所见宋刻《淮海琴趣》若是耶?又如《沁园春》中“小奁”,黄氏校云“《琴趣》作‘花’,本集作‘小’。”毛本《雨中花慢》一词,黄氏校云“《琴趣》无‘慢’字。”《长相思》结句一般皆至“不”字为止,显有残缺,而黄校本首先揭出实乃“不应同是悲秋”,独与乾道本相合,自是胜处!再如《调笑令》之二“箫鼓”他本皆作“笳鼓”,“谁是主’,他本皆作“谁为主”,《临江仙》中“危樯”他本皆作“危楼”,惟黄校本统与宋刊相同,且于义为长。尤有甚者,如《雨中花》中“满空寒白,玉女明星”之间,吴藏宋刊误合“白玉”二字为“皇”,造成缺字落韵。宋、静诸刻,习焉不察;而黄校本始加订正,后王敬之,朱祖谋乃得而从之,是亦可知其学术价值矣。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清康熙己已(1689)休宁余恭在高邮补刻《淮海集》本。书前有高邮训导毛之鹏序,言旧板本在“邮学中”,历年既久,兵燹多故,而残缺失次,“会诸生中好古之士携其家藏旧本以补刻请”,于是“校仇付梓,逾年告竣”。按是书乃据李之藻刊高邮全集板,补刻前集之残缺与后集之全部,并汰其附卷之词十七首,盖慎之耳。
淮海后集长短句
清乾隆丁亥(1767)高邮州守仁和何廷模补刻康熙余恭补刊本。何氏《重刻淮海集序》称:“丙戌夏,来守是邑,则少游先生之旧里也。岿然一台,遗风馀韵可追溯者几何!抑有所刻《淮海集》者,板藏学中,又皆残缺漫漶,不可复读。呜呼!世复有斯人也耶?无是人而有是集,犹可以少见其志。因与诸生吴钅宏 、陈观文、沈锋别求善本,补其缺失,付之梨枣。”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清乾隆间《四库全书》集部别集类《淮海集》写本附。是书据张綖刻本手录。共七十七首,半版八行,行二十一字。书成,分存文渊、文溯、文津、文澜诸阁。文澜阁藏本,今归浙江图书倌。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编《摛藻堂四库荟要目》集部所收《淮海集》附《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当即此本也。
淮海词一卷   
清乾隆间《四库全书》词曲类写本。此书乃据毛晋汲古阁本而略加厘正者,《四库全书总目·淮海词提要》有云:《河传》一阕,尾句作‘闷损人,天不管’,考黄庭坚亦有此调,尾句作‘好杀人,天不管,自注云’因少游词,戏以“好”字易“瘦”字;是观原词当是‘瘦杀人,天不管’,‘闷损’二字为后人妄改也。至‘唤起一声人悄’一阕,乃在黄州咏海棠作,调名《醉乡春》,详见《冷斋夜话》。此本乃缺其题,但三方空记之,亦为失考。今并厘正,稍还其旧。”然厘正中亦有失误,如“黄州”实乃“横州”;更因当时未发现宋乾道九年高邮军学所刊全集本,而误以《词汇》校订《长相思》词之结句,亦不足以正毛本也。此书收词八十七首,行款同上。今浙江、北京图书馆有藏。
少游诗馀一卷 
清乾隆时重版明代《词苑英华》本。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清嘉庆丙寅(1806)高邮补刻余本《淮海集》附。邑人徐源《补刻淮海集跋》称:“《淮海集》板,旧贮学库,乾隆丁亥,司学田公事贡生陈观文等因岁久残缺,遵例出学田羡项,修刻完好。越三十八载矣。兹嘉庆乙丑,司事者杨光甲、高邦庆值仲秋上丁之祭,前一日来庙中视事,检及旧刻漫漶,遗失复至数十板。先贤遗籍,不可任其久而愈失,应如前例,属司事出公项补刻之。适同学孙同铨、孙侃询有家藏善本,亦即嘱其校仇付梓。”原板半叶九行,行二十一字。左右双栏,补刻款式亦同。刻者为元和王云瞻。词分三卷,列于后集之后。首称“淮海后集卷之上”,更书“长短句”三字于下。今浙江、上海、南京图书馆有藏。
淮海词一卷又补遗一卷 
清道光丁酉(1837)高邮王敬之、苑泮林等校刻《淮海集》本。是书辑校得张、李二本之长,并加考证。如宋刊本《雨中花》之“在天碧海”,显有讹夺,然自宋以来诸本莫不从之,至此时王氏校刻,始改为“在青天碧海”;但《长相思》结句“不应同是悲秋”,改为“绸缪”二字,则误信《词汇》矣。是书正卷所收词凡七十七首,又附补遗二十三首,采摭繁富,然赝作亦多。斯刻以晚出,传世较广,今北京、上海、南京、扬州、泰州、高邮等地图书馆皆有藏书,而流播海外者亦多。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清同治癸酉(1873)秦元庆石公秦氏家塾刻本。内与段本同。复从家谱中取秦瀛《重编淮海先生谱》及钱大昕校记,登诸卷首,俾读者借以论世知人焉。今南京图书馆有藏。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清同治间重刊明刻徐文长手批《淮海集》附。今上海师范大学有藏。
淮海长短句三卷
清代季锡畴校本。其底本为张綖刻本,书后有季氏跋语。今藏北京图书馆。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清代朱丝栏抄本。据题识云为潘仲午钞乃兄文勤旧本。按文勤曾藏宋刊《淮海居士长短句》残帙,其缺叶由朱卧庵钞补者。此本或即据斯帙移录,亦不失为善本也。原为清人章钰所藏,今归北京图书馆。
淮海词一卷
清光绪戊子(1888)钱塘汪氏重刻汲古阁《宋六十名家词》本,浙江图书馆有藏。
淮海长短句 
一卷清末丁丙校本。书后题跋。丁氏字松生,钱塘人,家有嘉惠堂,富藏书,称“八千卷楼。”此以胡民表刻本为底本也。今藏北京图书馆。
民    国
淮海词一卷  
民国初年傅增湘校本,有跋,并录清人严绳孙秋水题识。底本为清道光王敬之在高邮校刻本之全集本,今藏北京图书馆。
淮海词一卷   
民国十(1921)年上海博古斋翻印汲古阁本。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民国十二年(1923)曹君直(元忠)据嘉庆庚午(1810)黄荛圃校本精钞。按荛圃最早得见秦藏、吴藏两本,因据以校勘士礼居所藏旧钞本《淮海词》三卷,并作跋。君直从松江韩绿卿家移录此书,作为善本,寄赠朱祖谋。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附校记一卷
民国十二年(1923)朱祖谋上海刻本,实即南京所刻《疆邨丛书》本。是书据曹君直手录松江韩绿卿旧藏士礼居本及毛刻本校,收词七十七首,半版十一行,行二十一字。扬州师范学院有藏本。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附校记一卷 
上海石印本,所据即朱祖谋刻本也。
淮海词一卷 
民国十七年(1928)梁廷灿据天津图书馆所藏《唐宋名贤百家词集》移录,为红丝栏麻纸校钞本。今藏北京图书馆。梁启超有亲笔题识云:“从子廷灿既录此词副布,乃为手校一过。无别本可对仇,故于原钞显然讠为   误可确推定本字者,辄以意改正,馀或存疑或阙如也。校毕,命廷灿移录于盾端。戊辰七夕后二日,梁启超。”此书经梁启超校改者凡百馀处,并由梁廷灿移录于天津藏本眉端。梁氏校钞本与天津藏本目次亦有不同,稍为恢复吴本《百家词目》编序,其中《淮海词》序列为第五十二。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民国十九(1930)年故宫博物院图书馆景印原秦氏家藏、后入清宫之本。南京图书馆、南京大学有藏。(即原秦氏家藏)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民国十九年番禺叶遐庵据故宫藏本与吴氏藏本(即潘氏湾喜斋旧藏)汇合景印,缺者均按朱卧庵之笔补钞。蔡元培题曰《淮海长短句》,一称《宋本两种合印淮海居士长短句》。书前有吴湖帆题识及叶氏自序,后附叶氏所编《淮海词校印随记》、《淮海词版本系统表》、《淮海词经见各本概要表》、《淮海词经见各本字句异同表》、《现存淮海词宋本两种比较表》及《宋本淮海长短句有关各序跋汇录)),其中考校诸方面二于学者多有启迪,允称民国时之精本也。今台湾大学、扬州师院等处有藏。
淮海长短句三卷
《四部丛刊》集部《淮海集》附。是书乃上海涵芬楼借海盐张氏涉园所藏明嘉靖间小字刊本景印者,分线装与“四部丛刊初编缩本”之平装两种。
淮海词一卷  
《四部备要》集部总集类。上海中华书局据毛晋汲古阁《宋六十名家词》本排印。
淮海词一卷又补遗一卷  
《四部备要》集部宋别集类,附《淮海集》后。上海中华书局据高邮王刻《淮海集》本校刊。有线装聚珍版和平装缩印版两种。
淮海长短句三卷
张元济校本。其底本为明张綖鄂州所刻全集本,书后有张元济跋语。今藏上海图书馆。
淮海词一卷
民国二十二(1933)年上海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排印本。
秦黄词 
是书为巴龙所编,序中言世以“秦七黄九”并称,故辑录淮海、山谷两家之词,集为一册。民国二十二(1933)年八月上海启智书局初版。
秦黄词  
是书为何铭标点,民国二十三(1934)年上海新文化书社印行。
淮海词笺注六卷 
民国二十三年北京文化学社排印本,王辉曾笺注,许之衡、赵万里校订。共收词七十七首,补辑十首线装一册。考宋人曾季狸《艇斋诗话》云“章质夫家子弟有注少游词者”,可谓八百余年前最早之注本,然早已亡佚;此书则为近人最早之注本,虽不免过简,然荜路山林,其功亦不可没。
淮海词  
民国二十四(1935)年上海杂志公司《中国文学珍本丛书》排印本。
淮海长短句三卷    民国二十七(1938)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国学基本丛书》本,据张綖所刻全集本排印。
淮海词一卷 
民国二十八(1939)年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林大椿校勘《百家词》本。林氏《百家词序例》云:“余曩客故都,获见是书钞本四十巨册,题曰《唐宋名贤百家词集》。卷帙浩繁,屡钞屡辍,历时数载,乃黾勉蒇事。”因知此书亦据京、津藏本校钞。然究据何本?今按其中录有《蓬莱鼓吹》一集,可以推知实据天津图书馆所藏《唐宋名贤百家词集》。因北京图书馆所藏梁氏校钞本中未录此集也。林氏录成全书后,于1936年校勘完毕,并将所收各集分类按时编次,总集在前,唐、宋、金、元、明别集在后,以矫正京、津两本“先后失序"、“漫无系统”之失。其《序例》复称:“凡存总集三种,南唐别集三家,宋词别集七十家,金词别集三家,元词别集八家,明词别集一家;计八十有七种。原钞本之总目,先后失序,不得不重加编定。”故《淮海词》列为第十三种,较京、津二本则提前多矣。
淮海词三卷 
题明吴讷辑《百家词》,民国二十九(1940)年上海商务印书馆排印本。今上海图书馆有藏。
秦观词三卷 
民国二十九(1940)年国立编译馆出版唐圭璋《全宋词》本。此书共三百卷,线装二九册,实为商务印书馆迁长沙时排印,其中所收秦观词共三卷,即卷五十、五十一、五十二。据例言云“是编采用之词集,以善本为主,如《淮海词》用叶遐庵宋本合刊本”,乃知此书所录即据叶氏景宋本。其不同者,卷中删《满庭芳·北苑研膏》一首,卷下增《醉乡春》、《南柯子》、《木兰花慢》、《画堂春》四首。三卷共得词八十首,则已较宋本为多。另加附录三十三首(实为三十四首)、断句二句;就中疑非淮海所作者,恐亦有之。
当    代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补遗一卷   
1956年龙榆生校订《苏门四学士词》本。中华局出版。该本校勘粗率,如曲解原意、标点破句、因袭旧误或妄加改削之处甚多,《补遗》中复有正卷重出者,殊不可信。但书后所附传记、词话、序跋等参考资料,交待出处详实,可为读者提供研究线索。
淮海词校笺三卷附编一卷   
l959年秦子卿校笺本。校勘所据以宋本为主,参酌张綖、李之藻、段斐君、毛晋、王敬之、秦元庆、朱祖谋等刻本及《四库》写本,兼考《唐宋诸贤绝妙词选》等十馀种选本,而以有宋以来各家笔记、词话、诗话、词谱或文集有关资料作笺。《附编》辑录集外词三十首,末为“版本考释”与“校笺后记”。
淮海居士长短句校注   
l962年台北世界书局依原秦氏家藏、吴藏两宋本及张本、毛本、王本校勘影印而成。书后有王本所附《补遗》二十三首,又从《花草粹编》续得五首,并依篇幅长短、重排次序。此书现已收入杨家骆主编《增订中国学术名著》第一辑《增补词学丛书》第一集第六册之《苏门四学士词》内。
景宋乾道高邮军学本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 
l965年饶宗颐校本,即香港龙门书店影印日本内阁文库藏本也。饶氏序称:“内阁文库此本,有‘昌平(坂)学(问所)’及‘浅草文库’印,为现存《淮海集》仅有之完本。天水旧椠,向所叹如球图者,今得重梓行于世,亦倚声家所宜称快也”。书中饶氏所作《校记》,颇为精审,而《修正淮海词版本系统表》,亦多发明。书后附录有二:一为明邓章汉本《淮海后集长短句》并补辑《诗馀》,一为黄彰健校录汲古阁《词苑英华》本《少游诗馀》。后皆各附饶跋,论其体制,足资版本学者参考。盖饶氏深于词籍版本目录之学,早有作《词籍考》之愿,故所言至为精当也。
淮海词  
1966年台湾中华书局《四库备要》集部《淮海集》本。
淮海词研究三卷辑补一卷⑤ 
l967年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王初蓉之硕士论文稿。其所谓研究,实为校记。除收宋刻三卷本诸词之外,另辑入八十七首,不仅赝品甚多,编次亦较紊乱。其校记则仅及字句之差异,毫未考证作品来源及真伪问题。
淮海诗校注附词校注   
 徐文助校注,1968年7月刊于台湾《国立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集刊》第十二号下册。是编以汲古阁《宋六十名家词》为底本,而以高邮军学本、张本、邓本、王本诸刻参校,但未收“补遗”词。
秦观词三卷  
1970年台北中央舆地出版社以编辑委员会名义编印之《全宋词》本。此书较宋本三卷已多十首,又增收《词苑英华》本五十六首及《如梦令》(传与东坡尊舅)、《南乡子》(月色满湖村)二首,但所增之词,颇多赝品。又,台湾明伦出版社所印《全宋词》存目词中,误收张綖词五十馀首,亦不审也。
淮海居士长短句笺释三卷辑补一卷  
此本为台湾辅仁大学中文系包根弟之硕士论文,已收入嘉新水泥公司文化基金会《研究论文》第二十一种。1970年出版其分卷及收词数量、各阕编次等,全照王初蓉《淮海词研究》稿本,但侧重点在词意之解释。
秦观词不分卷   
l980年中华书局重印唐圭璋《全宋词》修订本。此书初版于长沙,l965年改由北京中华书局出版。曾作过彻底重编;后又经十余年增补修订,更为宏富谨严。其中秦观词七十七首,乃据北京图书馆所藏宋乾道刻、绍熙修本《淮海居士长短句》,缺叶则据叶遐庵景印两种宋刻合刊本,三本俱缺者,用汲古阁景宋钞补各叶配齐;男以黄子鸿、毛斧季等手校淮海词本校勘。复据《全芳备祖》、《阳春白雪》、《侯鲭录》等书,辑入《添春色》、《木兰花慢》等十首及断句三句。所收之词共达八十七首。其后又有手存目词八十三首及断句二句(书后《订补附记》中又增补存目词四首),实多非淮海之作。
淮海后集长短句三卷  
1982~1984年问台湾影印《四库全书》本。盖即乾隆时据张綖刻本手录者也。
淮海词一卷 
l982~1984年间台湾影印《四库全书》本,即乾隆时校钞毛晋副本也。
淮海词笺注三卷附补遗及附录
1984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杨世明笺注本,是书以朱祖谋《疆邨丛书》校本《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为底本,用叶遐庵汇合景印两宋本、张綖鄂州全集本、毛晋汲古阁本、王敬之高邮全集本、唐圭璋《全宋词》修订本、龙榆生校订《苏门四学士词》本参校,逐首笺注,并附历代词话以为评说。《淮海词》流传九百年,近人惟王辉曾等作过简注,而全面笺释,则自此本始。
淮海词笺注六卷  
1985年北京市中国书店据文化学社l948年铅印线装本影印,改为平装一册。
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附补遗及附录
198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宋词别集丛刊》本,徐培均校注。是书以日本内阁文库藏宋乾道高邮军学刊本复印件为底本,以吴藏本、故宫本对校,并参阅明、清及近、观代十馀种版本,钩稽群籍,辑录散佚,共收词一百一十一首,其中除宋本原有七十七首外,《补遗》又收三十四首,逸句五则,“存疑”收词五十八首,失调名逸句一则。信疑判然,搜罗宏富。各词后并辑有。“汇评”,为研究淮海词提供参考资料。
淮海词  
1987年浙江古籍出版社《两宋名家词选注丛书》本,陈祖美选注。书中共收词七十八首,即依宋本选六十六首,次序亦同;又从王敬之、茆泮林《淮海集补遗》中选十二首,次序略有变动,间亦据他本出校。全书选词严谨,每阕皆有“评赏”“注释”,或揭示词旨,或解析语义,颇便阅读。
秦观词集 
1988年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张璋、黄畲校订本。是书收词近一百五十首,采辑最富,然赝品亦多。书中注释、笺评较详,卷后附有题词、总评、年谱等资料,可作阅读淮海词之参考。
淮海词  
1988年12月天津古籍出版社据天津图书馆所藏明正德抄本《唐宋名贤百家词集》影印。全书共四十册,锦套线装四函。此书原本前已著录,为浙江天一阁旧藏,自宣统年间归天津图书馆所有,即秘不示人。今得影印行世,实为词林美事。其中汇辑总集三种,别集八十五种,共收词八千六百馀阕,词人一百零七家。《淮海词》在书中序列为替七十八。

《淮海居士长短句》 上海古籍出版社 巾箱版线装小本 ,番禺叶遐庵根据宋藏本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秦少游与苏小妹,一段很美妙的传说
下一篇:秦少游:我的词好,书法也不差!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