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历史还原凤城“秦家大院”来历的真相
2014-12-02 21:17:59   来源:秦征   评论:0 点击:

秦征2012-9-7我是秦家大院主人秦仲南(当时人称秦二老爷)的女儿,1933年农历6月14日出生并生长在这个大院里,曾就读于瀚墨小学;1947年春随兄、嫂迁往天津。我上边有五位哥哥,除五哥秦士臻已随其子秦暖定居加拿
秦  征    2012-9-7
我是“秦家大院”主人秦仲南(当时人称“秦二老爷”)的女儿,1933年农历6月14日出生并生长在这个大院里,曾就读于瀚墨小学;1947年春随兄、嫂迁往天津。我上边有五位哥哥,除五哥秦士臻已随其子秦暖定居加拿大外,另四位均先后去世,我是目前中国大陸唯一出生在秦家大院的人了。
怀着对家乡的眷恋和对母亲的无限思念,自离休后曾多次回凤城故乡观光、为母亲扫墓;每次回凤城都会情不自禁地到故居“秦家大院”看一看;我也喜欢阅读有关凤城、“秦家大院”以及凤城历史人物的书籍、刊物和互联网上的文章。
在观光和阅读中,看到有人将秦家大院的来历编造成:“1931年"9.18"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在凤城建立了伪政权。期间,秦伯秋弟兄占用城守尉(笔者按:城守尉是职称,应加“衙门”二字才说得通)旧址”;在许多资料、文章中,一字不差地互相抄袭,都使用这段文字。更令人不解的是:刻在秦家大院门前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碑上的文字介绍,竟然也是“占用”二字。
已是耄耋之年的我,做为蒙古族秦家后裔,有责任以尊重历史、维护民族团结为原则,本着正本清原的态度,把过去有关秦家大院来历的谬误之处,向家乡凤城市政协领导和史志部门做一介绍,希望加以更正,勿使有违历史真相的说法继续流传,误导后世。
秦家大院前身是清朝末年的城守尉衙门,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城守尉多隆阿失去官职,但他仍留在衙门原址并用之开办八旗子弟学校,至上世纪20年代初,因经费不足,学校无力维持下去,多隆阿遂即以拍卖方式出售此旧址,我祖父秦承钧(号海春)出资买下,当时他年事已高,购房的具体事宜由我父亲(祖父的次子)秦岭,字仲南(许多资料上都错写为“忠南”或“中南”,)办理,买下来的是八旗子弟学校旧址,面积很大,但房屋已破败不堪,实际上是一块宅基地,由秦仲南操办,经多年不断投资,陸续翻修建设成现在的样子。
我祖父秦承钧幼年家境贫寒,个性好强,十八、九岁时带着家中仅有的一点钱,包括妻子纪氏的陪嫁钱,来到凤凰城内,与别人合伙做小本买卖,后日见发迹,先后开设多家铺面,有恒顺泰、晋昌源、三合馆等等,财富像雪球般越滾越大,渐渐成了凤城一代首富,他有财力购买此旧址;而且当时的售价并不高,因原城守尉衙门内有监狱,埋过尸骨,许多人不敢招标,故能以较低的价格买进。
“9.18”事变时,秦家大院早已基本改造、建成,秦家人在此已居住了十年,又何谈“占用”?
至于秦伯秋,他是我祖父的长子,名秦华字伯秋,奉系东北军将领,1909年后即离开凤城,长期在外从事军旅生涯,仅1940年赴日本访问时,途经凤城在秦家大院停留一天,至终没再回过凤城,他从未参与过秦家大院房子的事,更谈不上什么“秦伯秋弟兄占用……”。
秦家大院门前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碑,是丹东和凤城两级政府立的,属于官方设施,却多年“身首两地”有碍观瞻(见下图),极不严肃,我曾到过全国各地众多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观光,
 
没看到一处是这种怪现象,希望有关领导敦促凤城市的文物保护管理部门改正失职行为,使石碑恢复原状、去掉碑上的不实之词。

相关热词搜索:锦州人 名画家 全国

上一篇:河南荥阳古代豪宅大院之油坊秦氏大院
下一篇:荥阳秦家大院距今已200多年 见证一豫商家族兴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