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秦氏藏书楼-石研斋
2015-01-16 13:41:00   来源:秦氏文化研究   评论:0 点击:

石研斋在扬州旧城堂子巷,主人是乾隆年间编修秦黉。秦黉(1722—?),清诗文家。字序堂,号西岩,自号石研斋

本文作者:秦铮
 

石研斋在扬州旧城堂子巷,主人是乾隆年间编修秦黉。秦黉(1722—?),清诗文家。字序堂,号西岩,自号石研斋主人。著作有《易、书、诗三经传说钩提》、《周礼纂注》、《史鉴杂录》若干卷、《石研斋主年谱》、《古今体诗》四卷、《诗余》一卷。

秦黉之子秦恩复(17601843),字近光,号敦夫。据《芜城怀旧录》载:乾隆曾给御史秦序堂家宅赐有“旧城读书处”的匾额。“其子恩复……(其)家(旧)有园林,复筑‘小盘谷’方亭数武,浚水筑岩,极曲折幽邃之致……海内名公,无不知有‘小盘谷’也。”他读书好古,是扬州有名的藏书家,藏书室名“石研斋”。秦氏自称家有藏书二万余卷,多罕见之珍本。曾校刊《列子》、《鬼谷子》、《扬子法言》、《三唐人集》及《隶韵》等书,还校刻《乐府雅词》、《阳春白雪》、《词源》、《词林韵释》、《风林书院草堂诗余》为词学丛书,时称“秦版”。著有《享帚词》三卷及《石研斋集》。 石研斋的刻本为何有海内争购的时誉,原因是斋主秦恩复翻刻古书时,必求精椠;又朝夕手不离丹黄,潜心检校,一字之误,必寻诸善本勘误;在自校的基础上,还时常邀请著名校勘家顾千里复考、复校。他编印的《石研斋书目》体例完美,为人赞赏,一致以为此目创为一格。

石研斋藏书从秦黉开始,到秦恩复时期达到顶峰。刘梅先在《扬州杂咏·秦敦夫石研斋藏书》云:“石研斋中万卷书,书同本异亦兼求。顾、江为序藏书目,日夕丹铅事校雠。”下注:顾千里去:“敦夫新编书目二卷,各以入录之本说注于下。叹其体例之善。”江郑堂云:“敦夫畜书数万卷,日夕检校,一字之误,必求善本是正。”以故石研斋校刊诸书,无不精善。茨艾在《近代扬州藏书纪事诗·石研斋秦氏》云:“石研斋中有二秦,搜刊古本世皆珍。藏书数万通二酉,书目一编启后人。”

石研斋藏书又传至秦恩复之子秦巘 。秦巘(17921853),字玉笙,号绮园。工词,又善画、知医。晚年尤以词名。著有《意园酬介集》、《思秋吟馆词》及《词系》20卷。《词系》体例多有新创,专以时代为序,所收词调、词体规模远胜前人,甚至超过了《词律》与《钦定词谱》,是一部空前的大型词谱。此外,《词系》就词有衬字,词中俳体,以及三声并叶为词、四声并叶为曲等许多词史上有争议的问题进行了探讨,提出了自己的独特见解,对词学研究贡献极大。全书收2300种不同体式长短句作品,汇例词牌总谱依词调产生时代自唐(五代十国)至宋(辽金)编列逐体标列各词调词牌,异名,异体,格式,声韵及考辨。全书六册,二十四卷,后附《逸调备考》、《宫谱录要》、《词旨丛说》等。

秦巘之子秦鼎逌字少笙,号煦云。同治癸酉,扬州遭兵燹,意园及住宅均毁于火劫。城复后,就小盘谷旧址,葺治新屋。咸丰三年(1853)避乱居北乡雨膏桥。督师大学士琦善、侍郎雷以諴先后辟为幕职,均以守制辞。著有《忆意居存稿》3卷。秦鼎逌之子秦荣甲,字彤伯。居恒介介,以莳花木陶写性灵为乐。他在意园故址上补栽了些竹木。史望之书写的“小盘谷”石额,只剩下“末一字并署款”,也是这时重新出土于乱石之中的。秦荣甲把残碑拓下装裱起来,并请他的表哥追忆画下了《小盘谷园图》,再广征题咏,为已从地面上消失的秦氏小盘谷留下了丰富的图画和文字。他1921年为图作跋曰:“乾隆之末,先曾祖敦夫府君,就居室之旁,构小园曰‘意园’。于园中累石为山,曰‘小盘谷’,出名工戈裕良之手……(其)‘旧城读书处’,则先高祖西岩府君藏书室也……洪扬之乱,屋毁于兵。所谓‘小盘谷’者,亦倾圮。”

石研斋藏书在太平天国时期大多损失大半。太平天国起义后,对儒学的冲突一度十分猛烈。洪秀全以“天王”名义下诏宣布四书五经为“妖书邪说”,下令“凡一切妖物妖文书一概毁化,如有私留者,搜出斩首不留”。扬州的秦敦夫和阮文达、程穆堂等家皆有“牙签万轴,多人间未见书”,太平天国一到,则“非付之一炬,即用以薰考烧荣,甚至遗矢(屎)后用字纸擦之”。

石研斋藏书一部分被藏书家翁同书所收藏。翁同书字祖庚,生于清嘉庆十五年(1810),是清代大学士翁心存的长子。受家庭的影响,翁同书自幼用功读书,勤奋进取。然而他的一生,仕途多舛,命运坎坷,远不及父亲和弟弟翁同龢声名显赫。咸丰三年(1853),翁同书任贵州学政两届期满,于正月间携家眷启程回京,准备新的任命。途经四川成都时,接到朝廷谕旨,命他立即赶往扬州江北大营报到,辅佐琦善管理营部军务。在扬州江北大营的六年间,屡有出色表现,不断受到朝廷嘉奖。他一边读随身带来的书,同时还利用各种渠道广泛搜求古籍。在扬州军营的几年里,翁同书收购最多的要算是扬州藏书大户秦恩复的藏书了。秦恩复后人不能守,逐渐散出市上。翁同书竭尽所能购买,在寄给家中的书籍里,有一部清抄本《平庵悔稿》,从此书的跋文中可以进一步了解翁同书得到此书的缘由及读书、爱书的程度。跋称:“此编乃余秋室先生从《永乐大典》录出,知不足斋鲍氏录其副。江都秦敦夫先生笃爱异书,又从鲍氏传抄。自扬城再陷,秦氏藏书尽失,往往见于葱肆饧担,间有拾以来者,余必以厚直收之,是亦其一也。下册稍有浥烂,因令人稍整治之,而漫记收藏之岁月,使后之人知擐甲行间者尚知宝贵古籍如此,若明窗净几,日长无事,束书不观,殊可惜也。咸丰七年二月朔翁同书跋于邗上军中。”清嘉庆十三年秦氏石研斋抄本《雪山集》十二卷,书跋:“此本出李南涧家,与《永乐大典》本不同。秦敦夫先生校正精抄手跋其尾,当时珍秘可知。”“予先后收得秦敦夫藏书数十种,内多敦夫手校,识其手迹,此通部皆其所抄也。广陵被兵后,其书幸脱劫火,乃其后人不能守,悉鬻诸市上,能无慨叹。咸丰七年三月翁同书。”除此两本外,已知现存翁氏所收秦氏藏书还有:清抄本《李元宾文集》五卷、清咸丰六年翁同书抄秦氏藏本《大宋宝佑四年丙辰岁会天万年具注历》一卷、清抄本《新编梦梁录》二十卷、清抄本《古今姓氏遥华韵》甲集十卷乙集十卷丙集十一卷丁集十卷戊集十一卷己集八卷庚集十卷辛集十卷壬集八卷癸集十卷、清抄本《龙洲先生集》一卷、清赵氏小山堂抄本《林同孝诗》一卷等。为避免辛勤搜集到的典籍再遭不测,他不得不利用有人进京的机会不断将收藏到的书籍及时寄往家中。

石研斋藏书一部分被藏书家杨以增收藏。杨以增(17871855)字益之,号至堂,别号东樵。初在贵州任荔波县知县、后任松桃直隶厅同知、贵阳府知府。太平天国起义时,他正在江苏清江浦任职,购得苏州著名藏书家黄丕烈大部藏书,为他的海源阁藏书初步奠定了基础。之后,他又得、秦氏石研斋、鲍氏知不足斋惠氏红豆山庄、方氏碧琳琅馆藏书以及江都汪容甫、海宁陈仲鱼、阳湖孙渊如、大兴朱竹君等海内名家部分藏书,这样海源阁藏书日渐宏富。

石研斋藏书还有少部分被秦恩复玄孙秦更年收藏。秦更年原名秦松云,字曼青、曼卿、号婴闇或婴闇居士。工诗嗜学,喜藏古籍、碑帖、古钱。著有《婴闇所著书》计四种。参与主编、校注、雕刻出版有影印本《韩诗外传》、《三唐人集》(1915年)、宋本《颜氏家训》及文学家汪中父子作品全集《江都汪氏父子丛书》十四种四十七卷、《汉学堂丛书》("汉学堂""经解"总名,卷数颇多)等。秦更年喜治目录版本之学,得钱即入书肆,阅三十年,得万余卷。凡名人旧藏,有其批校、题记者,虽断编残卷,也视之如宝贝。他所诸书跋尾,同好每传录之。婴闇是当时著名的藏书楼。晚年得善本益多,虽体弱多病,足不下楼,而友朋狎至。刘介春曾在《扬州艺坛点将录》为他作诗一首:“争夸三绝少年时,蠹人牙笺老末疲。疙雅阐幽高义在,雕刊何止雪溪诗。”红格精抄本《山木居士文集不分卷》(鲁九皋撰),鉴藏印有: 秦恩复印(白)、秦伯敦夫(白)、石研斋秦氏印(朱)、秦曼青(白)、秦更年印(白)。

相关热词搜索:藏书楼

上一篇:兰州到底有没有秦长城(组图)
下一篇:万紫千红话无锡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