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堡子山:秦帝国的印记
2016-10-08 17:26:57   来源:陇南礼县发布微信号   评论:0 点击:

大堡子山:秦帝国的印记要看中国千年国家军事史,就去北京;要看两千多年前国家军事史,就去西安;要看三千多年前秦帝国军事崛起的足迹,就看甘肃礼县大堡子山。 ——题记礼县大堡子山,随着秦西垂陵园的
大堡子山:秦帝国的印记

 

要看中国千年国家军事史,就去北京;要看两千多年前国家军事史,就去西安;要看三千多年前秦帝国军事崛起的足迹,就看甘肃礼县大堡子山。       ——题记 

 

 

礼县大堡子山,随着秦西垂陵园的发现,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地名,而成为礼县一个大气磅礴的形象符号。登上大堡子山,选个古人曾经可能站过的地方,背靠巍巍祁山连绵,远望追思,我的眼前便出现一个广阔的牧场,左右如臂弯椅扶梁峁,西汉水环绕而来,河对岸犹如埋伏百万大军的圆顶山堡,群山层峦起伏。高堡锁山川,堡上又舒缓、藏风又聚气,向阳又避风,视野广阔,山水尽收眼底,近有祁山堡险峡锁道,江水源头有天台山祭神天佑,有卤城肥壮的马群卤潭畅饮,顿感回肠荡气。这就是大堡山,能将秦祖灵魂安放的军事要塞,一个将铁血铮骨埋于军事要地孕育出大秦帝国的摇篮。一场场与西戎的刀光剑影,追逐与厮杀,在边陲的防守征战中形成的无敌兵团、统一六合的军国圣地。

礼县的地名,以堡起名的很是密集,各村都有以堡起名的地名,地名的构成方式姓氏+家+堡,有名的有祁山堡、候家堡、罗家堡等,凡是有人聚居的地方总有一个堡子矗立。“堡”标准的象形字。 “堡”就是站着抱娃人的土垒,引申为军事上防守用的建筑物,堡垒、堡城。这些地名信息,给人扑面而来的感觉是军事战防信息,古有军事在活动。一座高山大堡及其围绕数以千计的堡子,是当初抵御犬戎入侵的战防体系,是大秦后方最坚定的基石,成了秦后两千年来每当社会大乱,民众防敌防盗的避难堡,直到解放前夜。



礼县这种千座堡子,千个哨岗,村村有堡,个个士兵,掘盐炼铜,厉兵秣马,和时农牧,战时成军的状态,是老秦人的遗风。三千多年后的今天,那些代表建立世界首个国家制度雏形的青铜大钟,玉石磬音,依然能发出精准的钟声磬音,节奏分明,和谐共鸣。

 位于黄土梁峁沟地貌向陇南山区阶梯降坡过度带的礼县,高低错落遍布城域的山丘,天然形成源于峁水河流域西汉水向西流。源于西秦岭末梢岷山北段的燕子河向南流,县城两河交汇向南扭东流入白龙江入长江,西汉水由东朝西向县城奔来,形成长川大坝土地肥美的红河、宽川、盐官、祁山、永兴、永坪、城关六乡镇的河川地带,奔到距县城13公里处,山势高矗,两岸高堡锁江处,窄峡通江处,便是名响海外的大堡子山,对面锥型尖顶的堡子叫圆顶山,这一河两岸的高低山堡,葬有世界首个国家帝治的创立人秦先祖的族人,君王与文臣武将,以河为界,北君南臣,形成墓群,河北岸的大堡子山正是秦公大墓,南岸圆顶山是贵族及大将墓群。1993年,经国内外考古界、史学界专家研究考证,被确认为秦四大附园中的第一大陵园,即秦西垂陵园。

 


 1998年,位于大堡子山秦公墓东南方约3公里处的圆顶山上又发现了秦贵族夫妇的合葬墓。专家认为, 这座墓不但为大堡子山古墓是秦公墓提供了有力佐证,其类似的墓葬形制和地理特征也说明,礼县一带就是秦“西犬丘”所在地。甘肃东南部的礼县跨长江、黄河两大流域,历史上一直是早期人类活动、发展的重要区域。礼县是秦族、秦文化的真正发祥地。专家们指出,秦第一陵园和“西犬丘”两大千古谜团的解开,填补了先秦文化研究空白,使秦人由西垂到雍城再而咸阳的发祥、发展壮大、统一全国的历史渊源流变得到系统可靠的解释。



     第一陵园在何处却一直是困扰史学界和考古学界的千古之谜。随着新华社公布:秦始皇先祖第一陵园惊现甘肃礼县。被确认为秦四大陵园中的第一大陵园,即秦西垂陵园,这个千古之谜从此有了谜底,该遗址誉满华夏、驰名海外。从此专家学者,考古队,游客纷至沓来,追思经史,站在大钟古鼎前,感念古秦人的波澜壮阔。

 大堡子是在猖狂的盗墓中发现的,多数文物已流落民间和海外。大堡山出土的众多文物中,成套的编钟和石磬是最为珍贵的国宝,绝无仅有,而且还能奏出音调。



 

 

 西汉水切开的绵延的祁山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堡垒,奔腾如浪的历史也就在这里有一个定格。那是多么古老的历史啊,它驻足下来,喘气歇脚的功夫,就离我们走远了,或者消失了,但给我们留下这联想不尽的墓藏。从一个以鸟为图腾的部落,经过数百年与西垂的磨合与几代的征战,发展成了以虎为图腾的强大帝国。这数百年的不畏劳苦的发展过程就是秦文化的精髓所在,可悲的是大一统后不知养息,法不减缓,最终使这片土地变成了一捆干柴。陈胜一把火、一个强大的王朝灰飞烟灭。只留下了始皇帝妄想位续万世万里长城,妄想统治另个世界的骊山兵马俑。“兴不易,亡也速”大秦帝国之速亡,使得礼县这一块发迹秦人的圣地没留下太多的记载,随烟灰深埋于泥土之下,一千多年后的日子钟声想起。

 

 这钟声里有多少未解之谜,至今来西垂宫在什么地方?墓葬内是什么人都难以确切。东进后西垂怎样治理?围绕大堡子山住着几个大村,坪泉、赵坪、爷池多数赵姓,历史考证赢赵同祖,本是同姓,是秦陵的守墓人吗?礼县的乡村古来就有舞拳弄棒、习拳练武的风尚,这一定是秦祖留下来的遗风。不善于逻辑追考,只愿随心抒情的我,对此报以笑对,其实人类就是这么健忘,何止三千年,就是三百年、三十年的历史真相我们能够对细节揭开多少?大脑贮备多少?岁月必将把我们也打造成三千年后对古人的推测。当那大墓揭开,试敲三千年青铜扁钟与石磬响起的时候,我们还能有勇气去谈论古人的真相。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作为时代精神汇集的大秦帝国,它集中地体现了那个时代中华民族的强势生存精神,中国农业文明完成了伟大的历史转型。而帝国所编织的社会文明框架及其所凝聚的文化传统,今天仍然规范着我们的生活,构成了中华民族的巨大精神支柱。站在大堡山上,揣摩古秦人曾经站过的方位,思绪从远古回来,看到这绿的麦苗,黄的油菜花,还有山脚下一望无边的苹果树林,瓷面青瓦的农民楼房,高速公路穿过峡谷时,想象着三千年后的人还在谈论着什么?那时有的人还站在这个方位在想我们吗?

(文: 祁 云  图:薛小平)

相关热词搜索:子山 大堡 帝国

上一篇:秦少游关于湖南“三绝碑”的词
下一篇:三台秦家拱桥:百年古桥成就秦淮风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