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情处 高城望断 灯火已黄昏
2015-07-01 23:33:20   来源:无锡秦岭   评论:0 点击: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巳黄昏  秦观的滿庭芳是一首以景舒情、悲咽深沉的离别曲。刚刚还在为意外的邂逅大喜,忽而又耍面临不晓归期的离别。此词上片重在铺叙、描写离别时的场景和氛圍。深秋黄昏之际,会稽城外山抹
伤情处  高城望断  灯火巳黄昏

  秦观的“滿庭芳”是一首以景舒情、悲咽深沉的离别曲。刚刚还在为意外的邂逅大喜,忽而又耍面临不晓归期的离别。此词上片重在铺叙、描写离别时的场景和氛圍。深秋黄昏之际,会稽城外山抹徵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一抹、一连,秋日暮时分的衰景呼之欲出。"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萊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紛"。在这种悲秋时分,暂泊远行的征船,共举离别时的美酒,回忆以前在会稽与苏轼、会稽郡守等好友的欢愉往事,远望只见四周烟雾茫茫,物是人非,这时情景交融,天人合一共伤悲。
  下面的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用景色将这种离愁更加渲染、加深,使人浮想联翩。这时, 远山、微云、衰草、斜阳、寒鸦、流水、孤村等带有伤感色彩的景象有序地餔开,有声有色、动静结合、情景交融充分渲染出情侶离别时沉重的氛圍。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辛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词的上片是以景喻情,下片则是写给心爱的恋人歌伎盛小丛。神宗元丰二年,秦观在回会稽探亲的一次酒宴上,结识了歌伎盛小丛。交往期间,盛小丛从秦观凄婉的词中深深感到这位男子的寸寸柔肠、才高情深,从怜惜到爱恋再至销魂。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己矣。
  短暂的相知、相倾慕却不能相携手的离愁别恨,刚刚相识就要离别,不知何时再相逢,也不知相逢时彼此能不能守矦。于是这小女子便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如果不是真的爱恋,女子是不会把平时秘不示人的香囊送给他人的。这表明了托付终身的意愿。正如杜牧词中所云;“十年一觉梦扬州,蠃得青楼薄幸名”。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泪痕。深情伤景,都抵不过上天的刻意安排,这段爱恋只有让遙远的距离和緾绵的相思來填补才能成为永恒。情到浓时情转薄,太难舍了,舍了最后也就放下了。离别后,登楼再眺那远舍青楼,看不见,只见远方橘红一片,四周已被万家灯火点亮,这一别,恍然如梦,言尽曲终,整个词中营造出一种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意境,正是;“雁來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历代秦观淮海集版本汇编
下一篇:全国秦氏宗亲弘扬民族精神,实现秦氏文化为国争光的盛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