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华:感人的十八年寻祖路
2018-05-10 10:03:24   来源:秦华   评论:0 点击:

感人的十八年寻祖路  大年初三,立和兄弟四人留老大守家,三人又急怱忽赶往八百多里外的一个地方——枣庄,带着他们的父辈遗愿,去寻找曾经的老家,可惜的是离开那太久远了,只记得是枣庄某地,字辈也仅知爷爷

感人的十八年寻祖路

 

  大年初三,立和兄弟四人留老大守家,三人又急怱忽赶往八百多里外的一个地方——枣庄,带着他们的父辈遗愿,去寻找曾经的老家,可惜的是离开那太久远了,只记得是枣庄某地,字辈也仅知爷爷是永字辈,老爷爷是继字辈,往上不知了,往下字辈是随便起的。

  从二零零年始,每年他们都抽节后几天去枣庄寻亲,已记不清寻访了多少个村庄了,次次皆末果而返,一次稍有成效的是访到了山亭的冯卯,被介绍去了滕州迭湖,虽对不上字辈也花300元买了一部谱,回去后来回翻看,见枣树岭支有继永字辈,就用笔记本一一摘录各村名,随身带着作为寻访向导。

  这次他们从峄城方向进枣,去一个秦姓聚集的村——北庄秦庄,找到了宗富,虽村都是继永字辈相连,但出去几支宗富是一清二楚,仍对不上,故和远在上海的枣树岭谱馆馆长宗田联系,安排先往山亭住下,由宗元再安排。正巧那天我去北庄郭峪办祖林拍照之事后,顺道去了宗富家取了修谱资料,就回家陪父亲了。

  约晚七点多钟,接宗富电话,介绍了这个情况,当听到继、永字辈,心一动:继、永字辈在枣树岭支唯苇湖出,急让宗富联系他们,终与他们通上了电话。我告诉他们:“认永字辈去苇湖,认父的士字辈奔桑村”,他们说永字辈是准的,决定去苇湖寻,我答应也去,放电话后我立即联系上了苇湖老家的秦岭,让在家等着他们,后将情况告知宗富,宗富一听,十分高兴,说明天也去。

  第二天一早,我俩分别从枣庄、北庄坐车往徐庄苇湖,到的时候他们已在秦岭家了。坐下来后,他们介绍了这十几年来寻祖的情况,说出与老家相关的曾经,显出了二个共点:

  一、八里集,他们这支原居地,秦岭的父亲健在时曾多次提到这个地方,说有一支在那里,后确认八里集是八義集,这边口语了;

  二、祖林伐树。苇湖被平坟时,约58年被平坟确实伐过树,祖林涉及的各支都有份,故他们有老林伐树,派人去送信,因远未要的典故。

  说到伐树,一下子也把他们这支集到了苇湖第三祖林——家前林。三大祖林中仅家前林伐过树,从这林走的无疑了!接着我们一起看了集于家前林旁的祖碑,又到了第一祖林,立和提出向祖先叩头,就这样,宗富作为苇湖支的长支在前,我们一起从第一林到第二林,再家前林分别叩了二个头!

  回到秦岭家,对照家前林朝彦的祖碑,又遇难题了,碑显空着的德字辈支有几个,是那支呢?这时他们说:“老的传下来的说法是长支”,这更难办了,朝彦碑上明明是德修为长呀!当看珍的祖碑时,一下子都对上了,德字辈的老爷爷碑上的德修不是长曾孙,长曾孙是德譲,一下子与他们的说法一致了。

  原来,涉及到出支情况:兆山的三子德譲出嗣于长子兆辛为嗣,通过二块祖碑比对,得到证实,印证了长支的说法,至此一切明了:同治年间,这支从徐庄苇湖先去了江苏八義集,六十年代再迁安徽滁州,走了百多年了。

  苦寻十八年,终一朝梦得园。得到正连实乃奇迹,翻看92年的谱上兆字辈未下连的都写上了止,这支更无记载,德譲、德谦等之名谱中没有,故感恩祖碑的再现!

  说到祖碑更是奇迹。2016年枣树岭祭祖后奔苇湖,寻老家说已见过的朝彦祖碑,未见到,却在一砌块厂的乱石堆上发现了秦珍老祖的碑,故让秦岭放下在外送货的活,专门寻祖碑,历三天。他问访村中老人查找线索,去沟边、坝沿多处扒寻,上苍不负有心人,终寻得三块整碑和一块碎了的碑,碎的碑块虽不全亦能再现碑内主要内容,奇迹呀!

  1964年“破四旧”席卷全国,无以计数的碑被砸,三块碑得保全实乃大幸!要感谢当时生产队的集体经济,被用作打油台子了,每块碑下方都有园槽和出油槽,虽对碑体小损,仍感恩当年之为,正是这几块碑才使来访支得到正连,碑的寻得,功于秦岭。

  第三天饭后,他们眼含泪水,依依不舍的离开苇湖老家,临走时还说“像梦中!我们来时已商定,这次如寻不到,查访将转到滕州以西的微山、沛县一带,直至寻到”,多么感人呀!

  当下人多追求于物利了,又有几人像他们一样,把祖先看得还是那么重要,他们所为值得很多的去反思和效仿。

  晚上回到家里,将经过告诉了我父亲,父亲激动地流着泪说“六几年,你爷爷专门还去过八里集去找他们呢,没有找到”。

  真是:

  不舍不弃来寻祖,感人之为诚心显。

  试问当下何为贵,子孙千里把祖连。

                 

    枣树岭十八世 秦华

      2018.3.5

相关热词搜索:祖路 秦华

上一篇:秦志刚:蝶恋花 清明思父
下一篇:秦绪尧:童年趣事之难忘的童谣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