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绪尧:童年趣事之难忘的童谣
2018-06-01 09:59:29   来源:秦绪尧   评论:0 点击:

我小时候就爱听童谣,背童谣。从三四岁开始,就缠着大人们说童谣。特别是一到晚上,爷爷奶奶,叔叔大娘在我家门前凑堆的时候,我就缠着他们讲故事,说童谣。可以说,我是听着他们的故事和童谣一天一天长大

       我小时候就爱听童谣,背童谣。从三四岁开始,就缠着大人们说童谣。特别是一到晚上,爷爷奶奶,叔叔大娘在我家门前凑堆的时候,我就缠着他们讲故事,说童谣。可以说,我是听着他们的故事和童谣一天一天长大的。那时侯虽然还不明白童谣说的啥意思,但因为押韵上口,好听好记,就是爱听。有的童谣不知听过多少遍,但仍是百听不厌。有些童谣都背的滚瓜烂熟,已溶于骨子里去了,所以至今快六十年了仍记忆犹新。象下面的两首童谣,虽然文字较长,但都能够完整记住。

小板趟,烂咕嘎,他娘爱吃个热地瓜,
热地瓜烫狗牙,他娘吃个乌有哇,
乌有哇满天飞,他娘爱吃个节留龟,
节留龟满地拱,他娘爱吃个香油饼,
香油饼也不香,他娘爱吃个烂面汤,
烂面汤也不烂,他娘爱吃个鸡蛋,
鸡蛋胡嘴,他娘爱吃条鸡腿,
鸡腿一包毛,他娘爱吃个大仙桃,
大仙桃一包尖,他娘爱吃个嗤嗤乖,
嗤嗤乖不嗤嗤,他娘气的乱歪歪。

月嫲嫲,本姓张,骑着马,扛着枪,

一枪打死个山老鸹,你劬(jin)着,我屠巴。
你吃肉,我喝汤,留着骨头给老张,
老张咬不动,给老孟,老孟恣的拍打腚。     

        这两首童谣,从五六十年代过来的人听着是不是很熟悉啊。我记得那时候,特别是夏天,大人们都习惯拿着板凳坐在一起乘凉,我就锛(ben)着他们的膀子前后晃荡,边晃荡边唱"小板凳,烂鼓嘎,他娘爱吃个热地瓜″,有时因用力过猛,常常把人家拽倒在地,弄得浑身是土。有一次,我把邻居家姐姐拽倒了,把人家刚穿上的新褂子占上了不少鸡屎,姐姐气苦了,我也挨了父母一顿打。小时候,这样的恶作剧不知做了多少回。还有一首童谣叫《姥姥门前唱大戏》,是这样说的:

推大车,拉大锯,姥姥门前唱大戏,
接姑娘,请女婿,就是不让外甥去,
不让去,也得去,骑着小车赶过去。

        这首童谣,很适合小朋友做游戏。大体是两个小朋友坐在地上,手拉手,脚对脚,然后一个推一个拉,边拉边唱"推大车拉大锯,姥姥门前唱大戏″,拉着拉着一松手,其中一个小朋友就仰噶了扎子,弄得满脊梁是土,有时还跌得头怪疼。推拉的童谣还有一首叫《请您姥姥来赴席》,大意是:

拉大锯,解大板,做个桌子摆大碗。
请您姑,请您姨,请您姥姥来赴席。

        童谣的种类很多,有吓唬小朋友的,有催着小朋友入睡的,还有取笑打闹的。我记得吓唬小朋友的一首童谣是这样说的:".皮胡子精,皮胡子精,吃了俺娘,带着俺兄,又想吃俺姊们俩,不中不中就是不中″。小孩子听到皮胡子精,就吓得不敢哭闹了,也就老老实实的了。催促小孩子入睡的有:"困了,困了,老鼠跳了囤了;醒了,醒了,老鼠跳了井了″。有搞笑的:"东北风,南北地,有个兔子倒喘气,刚要回家扛枪打,看了看还是个拉屎地″。还有不孝敬老人的:"长尾巴狼,长尾巴狼,娶了媳妇忘了娘。把娘背到山沟里,把媳妇背到炕头上。擀油饼,烧蛋汤,不吃不吃又舀上″。还有个童谣与这个基本意思一样,但说法。不同。野条喳喳尾巴长 ,娶了媳子忘爷娘 ,把爷扔在山沟里 ,把娘拴在过档上 ,他爷变个节留龟,他娘变个屎壳螂 ,人都说他木人肠。

        童谣是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它记录着农民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和民风民俗,反映着一个时代的变迁。有时侯人们可以通过民谣看变化,看风俗,看时尚。有时还借助童谣打闹取笑,请看下面这几首:

小识字班穿凉鞋,后边跟着个小青年,
走一走,跟一跟,走到半路结了婚,
脱了鞋,上了坑,摸摸皮股大胖胖。
 
小板凳,过河崖,湿了袜子湿了鞋,
俺家去,不吱声,就怕姐姐用脚蹬,
俺娘打我我不怕,姐姐打俺俺跪下。
 
月麽麽,朝南门,看看家里来了谁,
来了哥哥搬妹妹,快打火,点上烟,
俺到绣楼去打扮,红绸子袄套蓝衫,
问问哥哥待几天,待到腊月二十三,
买上爆仗买上鞭,齐里咔嚓过新年
 
小白鸡,嘎嘎嘎,从小住在姥娘家,
姥娘管俺好饭吃,妗子管俺花粉搽,
一搽搽到十七八,这么个美人嫁谁家?
嫁给东庄某人家。哥哥搬,姥娘送,
妗子包上糯米粽。

         六七十年代,农村人很少有骑自行车的,那时对自行车特别关爱,特制珍重,因此有"借老婆不借车子的故事″,偶尔有骑自行车到村里的,小孩子们就编了童谣骂骑车人。

从南来了个兔子精,
前爪扶着后爪蹬,
往南走刮南风,
往北走刮北风,
坐地不走刮旋风,
直刮的你不知东西南北中。

        童谣是教育后代的一种好形式,通过传承童谣,可以引导人们惩恶扬善,歌颂一个时代的典型,弘扬遵老爱幼、邻里团结的家风,标榜那些在农村心灵手巧乐于助人的人和事,引导人们不断向美向善。譬如这个段子:

花椒树,耷拉枝,上面坐着个小黑妮,
脚也巧,手也巧,两把剪子对着铰,
左手铰了个牡丹花,右手铰了个灵芝草,
灵芝草上有对鹅,扑闪扑闪过天河。
过了天河是俺家,铺下褥子晒芝麻,
一碗芝麻两碗油,大姐二姐来梳头,
大姐梳了个光又光,二姐梳了个开花楼。
苍蝇上去站不住,蚊子上去打跟头。

        童谣一般都是用地方方言编写而成的,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语言铺实,通俗易懂,很接地气,但外地人一般听不明白。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我们那里还属于潍坊地区。当时我父亲给一户陈姓人家跑生意,多次去日照送货。日照那边秦姓人家很多,听说我父亲姓秦,见了就格外亲切,也经常拉家去住几天。所以在那里我父亲听到了不少当地童谣,回家就讲给我听,其中有一首名子记不的了,大体是这样说的:

蓝蓝的天上飞着一只布嗄,
飞来飞去受尽了卡达,
东张西望到处洒麻,
心思心思木有意思,
飞到海边捡起一只嘎啦,
放到嘴边咪啦了咪啦,
呸,齁咸,差点后杀。
    这首是不是很好笑啊,但没有一定的"日普"、"莲普″基础,你是听不明白的。

         以上我说的这些童谣,都是六七十年代比较流行的,大人小孩都能说上几段。其实咱五莲的童谣还是很多的,有些我已记不得了。但愿有更多的有心人,把那些即将流失的童谣整理出来,传承下去,使这种特色文化在五莲不断发扬广大。

相关热词搜索:童谣 秦绪尧

上一篇:秦华:感人的十八年寻祖路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